品觀點|大國博奕,小國為棋:第六輪制裁後的下一步?(鄭貴尹)|國際

A-
A
A+

俄羅斯烏克蘭自2月24日開戰後迄今未歇。聯合國秘書長古特瑞斯(Antonio Guterres)昨天(28日)在訪問烏克蘭首都基輔(Kyiv)時,指戰爭是邪惡且荒謬的。而古特瑞斯在訪問烏克蘭前,已於26日與俄國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舉行會談,他要求莫斯科儘快停火,然而對於入侵烏東問題,普丁提到了科索沃(Republika Kosovo)的先例,他解釋俄羅斯對頓巴斯地區兩個共和國的承認是參照「科索沃模式」。

烏俄戰爭自2月24日開戰已逾兩個多月,美國也總算是找到合理制裁俄羅斯的機會,截至目前「連續五輪」的制裁行動,包括凍結資產、將多間俄國銀行排除在「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之外、煤炭禁運及投資管制。目前歐洲港口已禁止俄國船隻停泊,包括高科技產品不得出口至俄國,而美國財政部也禁止俄國動用在美國銀行帳戶的美元支付外債,此舉已導致俄國每十家企業就有一家因為無法進口稀缺的外國零配件商品和服務而不得不停止生產,預估到5月份,因缺乏關鍵零組件而停產的企業將增加至20%,到年底甚至將超過40%的企業因此停產,就在此時,西方各國已正商討對俄羅斯進行「第六輪」經濟制裁的細節,以逼迫普丁罷戰息兵。

歐洲聯盟執行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近日針對第六輪的制裁行動說道:「我們會進一步鎖定銀行業,特別是俄羅斯聯邦儲蓄銀行(Sberbank),這家銀行占俄國銀行業務量的37%。此外,當然也會有能源的議題。」此話一出,遠在地球另一端的印尼煤價創下了歷史新高。

然而「第六輪」的經濟制裁對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可謂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中國在烏俄戰爭開打之初的舉動,一直讓外界懷疑是支持俄羅斯。中國宣稱:「制裁並不能平息戰爭,不願與美國一起抵制俄羅斯,也沒有要加入國際制裁俄羅斯的行列。」就作者看來,中國無論站哪一方的立場,美國都可藉題發揮。

 

1、中國站在俄羅斯一方,那麼西方各國當前針對俄羅斯做出的一切制裁行動,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再對中國做一次。

2、中國站在烏克蘭一方,那麼西方國家不但可以趁此機會挑撥中俄關係,甚至可利用此事徹底壓制俄羅斯。

3、中國一直保持著中立,那麼西方就找不到合理的理由對中國進行制裁。

因此西方國家希望通過不斷向中國施壓使其選邊站隊,就像此前對印度所做的一樣。

 

但是,印度的角色著實讓美國和西方各國倍感無奈。它不但公開「拒絕譴責」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還趁機大買俄原油,印度民眾更是在社交媒體力挺俄羅斯,反對西方制裁對其制裁。如果說中國對俄羅斯的支持還有點遮遮掩掩,印度可說是毫不避諱。不過因為當前印度對美國「國際霸權」的地位尚不至構成威脅,且印度又是美國印太戰略中非常重要的一環,因此印度即便不願意終止與俄羅斯的合作,甚至直接表態站在俄羅斯的一方,美國方面也未必能做什麼。

不過,最近中國的舉動有所轉變,在表面上也愈來愈「中立」,不僅呼籲停戰、和平談判,還表示願意出面當烏俄之間的「調解人」。可以理解為一來是看到聯合國140多國抵制俄羅斯力道沒有歇息的態勢,中國也應該會擔心頂層戰略上與俄羅斯走太近,會被即將出爐的「第六輪」進行「二級制裁」遭受連坐,另外,中國也可能在盤算如何縱橫捭闔,如何在「調解戰爭」中發揮力量,藉此提升中國在世界的影響力。

另一方面,美中貿易戰自2016年開打至今仍未見緩和,中國的大戰略因此繞過美國,費盡心思的拉攏歐陸各國經營亞投行及一帶一路,然而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後,促使美國與歐盟國家變得更加團結且目標一致,若中俄關係在這時加溫,也可能會使中國「火燒功德林」,長年的歐盟關係經營功虧一簣,這對中國而言極不划算。因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例行記者會中表示:「中俄合作無上限,和平無上限,維護安全無上限,反對霸權無上限,中俄關係不結盟、不對抗、不針對第三方」。但是對內在中國網媒關於烏俄的主流訊息卻描繪了另一個不同的現實。

像是4月26日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ladimir Alexandrovich Zelensky)於基輔地鐵站內召開國際記者會,中國官媒記者發言質疑澤倫斯基,向北約索取武器是「火上加油」,事後中媒報導稱這位年僅44歲的總統是想「以戰養戰」。作者認為,所謂的中立其實「內外有別」,中國政治五千年來秉持著中庸、陰陽、虛實之道於對立中求平衡,矛盾中求發展,彈性游走於收放進退之間,對此,國際社會怕是又要霧裡看花,百思而難以理解了。

相關新聞

更多發言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