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觀點 | 100多萬張在途保單若處理不當 高嘉瑜擔心會形成防疫風暴 | 疫情

A-
A
A+

口罩找政府、疫苗找政府、快篩找政策,現在防疫險也來找政府,產險公司拚命收錢,出了問題卻不處理,把民怨丟給政府,徒增防疫工作的難度。

立委高嘉瑜最近成為防疫險保戶的最重量級代言人,網路聲量爆增;她表示,由於是立法院財政委員會委員,自4月以來,接獲的防疫險投訴個案越來越多,其中像複保險、居家照護、專用藥的爭議高度重覆,讓她驚覺這是個普遍性問題,並非單獨個案;特別是100多萬張還在核保中的「在途保單」如果處理不當而成為民怨,很可能形成新的防疫風暴,徒增政府防疫工作的難度。

高嘉瑜批評,面對防疫保單客訴暴增,金管會態度消極,第一時間是放任保戶單獨面對產險公司,造成問題越來越嚴重,甚至衝擊到防疫工作;連指揮官陳時中都出面關心防疫保單之亂,希望大家不要為了理賠搶做PCR,讓第一線醫護吃不消;後來,行政院長蘇貞昌也出面表示,居家隔離若選3+4也可以獲得理賠。

但在蘇揆喊話後,高嘉瑜表示,由於金管會的態度消極,產險公司還是說一套做一套、朝令夕改;就像金管會要求產險公會公布理賠指引,但產險公司還是擺爛不理,結果就是將產險公司原本要負擔的責任轉嫁給社會。

金管會消極、產險公司擺爛,高嘉瑜舉例,明明指揮中心已經表示,理賠不限專用藥物,但個別產險公司的業務還是不說清楚,讓保戶擔心;還有100多萬張「在途保單」,其中多數是產險公司藉核保程序拖延加保或續保,她從3月、4月就請金管會要求產險公司給民眾一個交待,但現在卻拖到6月底才可能有產險公司的回覆。

高嘉瑜表示,對於產險公司違反「誠信」、「公平待客」原則的行為,金管會要拿出棍子,而不是在那裡溫情喊話。

去年台產已經挑起防疫保單之亂,今年2月國際再保組織拒絕承保,就顯示當時防疫保單的風險已經很高,但產險公司還是繼續拚命賣;等到疫情爆發,產險公司就開始找理由拒保,什麼保單要「親簽」,理由一大堆,跟原先的承諾前後不一。

保單之亂短時間不會停歇,加上申請理賠高峰期將落在6、7月,在疫情不明、金管會不管、產險公司不賠的「三不」情況下,保戶就更難維護自己的權益。

對此,高嘉瑜表示,她於6月1日去函金管會詢問:「若保險公司於保險商品招攬廣告(或任何形式的Q&A)中,曾承諾允許購買同業之重複防疫險,嗣後在核保期間卻又以此為由拒絕承保,是否妥適?」6日終於收到金管會正式答覆。

金管會在給高嘉瑜的回函中指出:「個別公司原已向保戶承諾,如有其他公司防疫保單尚可承保,卻仍以重複投保為由拒絕承保者,本局將函請公司查明並檢討改善。」嘉瑜緊接著致電保險局並確認「檢討改善」的意思,就是指該產險公司不得再以複保險為由拒保,而她將持續關注此事的落實。

還有居家照護理賠爭議,高嘉瑜批評金管會「前後矛盾」,4月中旬,金管會首次表示「居家照護」的理賠比照「住院」,但5月中旬卻又改口稱,要有「醫療行為」,結果產險公司就據此要求「只有使用專用藥物才理賠」,經質詢金管會,得到的回覆竟是「居家照護原來是無理賠」,等於又把解釋權推給各產險公司自行判斷。

結果就是產險公司各行其是,高嘉瑜發現,有些公司說「即使開的是普拿疼,也理賠」,但像富邦產險就還是堅持「沒有拿到專用藥,就不理賠」;富邦產險是收最多防疫險的公司,財力也最雄厚,它如果帶頭刁難保戶,其他產險公司也跟進,那政府的防疫壓力就更大了。

高嘉瑜表示,她曾經要求金管會公布各產險公司的理賠態度比較表,以及誰是被投訴最多的客訴王,讓保戶去公斷;但客訴王的統計因為有財委會決議,金管會才表示會在6月底公布,至於理賠態度比較表,金管會始終沒做。

為了確保金管會會要求產業公司履行保單理賠,高嘉瑜也要求金管會經由金融消費評議中心收集客訴,在必要的時候出面替保戶向產險公司「代位求償」,而如果產險公司拒絕回應保戶的訴求,她也願意協助受害保戶向產險公司進行集體訴訟。

相關新聞

更多發言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