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觀點 | 西方經濟制裁俄國 中國警惕加速自組供應鏈 | 國際

A-
A
A+

2月24日俄羅斯總統普丁下令入侵烏克蘭前,就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簽署《聯合聲明》,强調「中、俄沒有止境的夥伴關係」、「致力發展新的國際關係模式」;《聲明》也譴責美國印太戰略,及新安全夥伴關係(AUKUS),宣稱將與其他國家合作,對抗美國領導的意識型態和制度。

東華大學新經濟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陳松興分析,《中俄聯合聲明》是公開挑戰既有國際秩序,建立一個在經濟、科技或貨幣等各領域不受西方影響的世界新秩序。

俄烏開戰後,中俄重建國際經濟秩序的企圖就更加迫切,也更加明顯。陳松興指出,因應制裁的威脅,中俄試圖發展獨立的貿易和技術標準、支付系統和儲備貨幣;而供應鏈、研發和生産網路也開始重組,所以全球治理框架與經濟秩序是有分道揚鑣的可能。

經濟制裁俄羅斯,西方國家首先凍結俄羅斯央行外匯準備,停止特定俄國銀行使用國際通匯系統SWIFT;能源方面,禁運俄國石油、天然氣和煤,停止北溪 2號輸送管計劃;貿易部分,限制對俄出口半導體等高科技設備及關鍵材料,禁止出口飛機、零組件和設備;禁止俄國船隻停靠及航機飛入領空。

當然,對於能源高度依賴俄國的歐盟來說,制裁產生陣痛,例如,德國55%的天然氣來自俄國,德國央行即表示,一旦俄國停供天然氣,德國經濟將陷入深度衰退。

但長期來看,歐盟將想方設法擺脫對俄國的能源依賴;而當俄國主導歐洲能源的時代結束,俄國將更依賴亞洲,特別是中國。

雖然有《中俄聯合聲明》,但中國對於遭到制裁的俄國,支援有限。陳松興指出,這是因為美方高層已經強烈警告,因此,自俄烏開戰以來,中國並未實質援助俄國。

而當前中國經濟情勢也限制援俄的彈性。陳松興指出,中國官方第一季年增4.8%,3月份零售額年減3.5%,但這些官方數字尚未真正反映3月下旬以來上海封城的影響,像國際貨幣基金會4月19日已將中國2022年經濟成長預測調降至4.4%。

還有,中國央行在全球開始升息之際,調低存準率,增加廣義貨幣(M2)的投放,陳松興認為,中方目的是穩經濟,但中國未來經濟走勢也不容太過樂觀。

所以,中方近期已經開始收縮「聯俄抗美」的尺度,像中國駐美大使秦剛受訪時就說,俄烏衝突對世界任何一方都沒有好處,目前中國最重要的任務是實現「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這需要和平穩定的外部環境;需要集中精力促進國內經濟和社會發展。

俄國經濟因為西方制裁而陷入崩潰邊緣,能源與軍事優勢漸失,中國經濟則面臨嚴峻挑戰,陳松興判斷,兩國倡議的世界新秩序可能曲高和寡,民主國家的新經濟秩序才是未來主流。

相關新聞

更多發言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