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年來24小時無自由!單親媽殺子判死 隋棠怒轟法官|社會|品觀點新聞

A-
A
A+

2020年2月13日,新北一位單親媽媽因為與兄嫂爭吵後,帶著2名年幼的子女住進汽車旅館,勒斃兩幼子後企圖輕生被求活,此案件一審判決死刑。引發社會各界議論。

時間回到案件發生那天,2020年2月13日,新北一單親媽媽與兄嫂爭吵後,帶著2名年僅6、7歲的子女入住汽車旅館,先是以枕頭悶殺失敗、又於2月15日以童軍繩勒斃2名幼子後服安眠藥,企圖尋死被救活,於11月25日被新北地院一審判決死刑。

檢警調查,該名單親媽媽離婚後獨自扶養2個不到10歲的兒女,過去她曾經從事美容業、直播網拍等工作,但今年初失業,寄人籬下,住在五股的胞兄家,卻因為生活習慣不同發生爭執,最後帶著兒女離開。今年2月,吳女萌生死意,在汽車旅館下藥迷昏兒女,更將兩人活活勒死,並傳訊告訴前夫「我去陪孩子們了,不然他們黃泉路上會孤單」,隨即吞藥輕生,所幸獲救。

對此,本案辯護律師廖蕙芳於個人臉書發出聲明,痛批「法官冷血,莫此為甚。」廖蕙芳指出,本案被告是名單親媽媽,2名子女從出生起就由她1人照顧至案發。該名單親媽媽離婚後工作不穩、案發前2個月無業,生活壓力使憂鬱症於案發半年前復發,雖與兄嫂同住、以為可以互相照顧,但因小孩教養與生活作息差異而與嫂嫂有衝突,不得已帶2個小孩離家出走,致最終走投無路、要與小孩共赴黃泉發生悲劇。

廖蕙芳表示,該名單親媽媽曾因憂鬱症尋求醫師治療、且有拿藥可證明,法院審理中也有精神科醫師鑑定報告為憑,然而在判決書裡「這些被告所遭遇到的情況,法官量刑時竟然隻字未提,明顯違反《刑法》第57條及59條規定。」

廖蕙芳提到,該名單親媽媽雖是先將子女餵藥勒斃,但隨後也自己吞大量安眠藥配酒、要與子女同死,「被告處境實令人同情」。廖蕙芳指出,判決書對於被告要和小孩一起死的事實完全不論,而直接認定被告「行徑冷血,泯滅人性,且被告所為僅在宣洩其心中對生活狀況之不滿情緒,在在均顯示被告行為極惡劣,泯滅人性……」完全偏頗。

廖蕙芳沉痛指出,「試問被告這7年來獨力帶著子女在和生活奮戰時,國家社會制度完沒有給她幫助,直到她被逼到絕境後,法官不思國家社會沒有盡到照顧孩童的責任,反而冷指被告沒有保護子女,甚至剝奪子女生命,不能寬待等嚴厲指責被告。法官冷血,莫此為甚。」

判決理由指出,近年不斷發生多起無辜幼童被殺案件,立法者也認為現行《刑法》對於無反抗能力之兒童的保護規範顯有過輕或疏漏之現象、曾打算提案修法將殺害直系血親卑親屬列為加重殺人之罪而從重處罰。對此,廖蕙芳強調,法官必須依法審判,《刑法》更須奉行「罪刑法定主義」,刑法沒有明文規定者,法官不能援引適用,況且本案與其他兒虐致死情形完全不同,立法者的修法方向更是現行《刑法》沒有規定的條文,但判決書竟予以援引,顯然是錯誤的民粹判決。

對此判決律師廖蕙芳表示將提上訴,「既然是這樣,法官,我們二審見。」

藝人隋棠也在臉書發表看法,表示當她看到這個判決,「我只覺雙頰發燙,彷彿看到法官用行動搧了所有為生活、為孩子拼命的母親一大耳光:孩子都照顧不好?妳們這些爛母親!」

隋棠指出,被判死刑的這個母親,7年來一直緊緊抓著兩個年幼的孩子,試圖游出痛苦但強勁的社會底層旋渦,但這堪比地獄的旋渦,攪著太多生命難以承受的壓力了。無論是社會對單親的歧視、無法穩定的工作、微薄收入、還是重要他人支持的缺乏,通通凝聚在一起成為越發強大的向下拉力,她甚至連許多貧困家庭會面臨的「顧孩子還是顧工作」的選擇權也沒有。

隋棠說,當媽媽為了薪水少得可憐的臨時工揮汗奔波,過程中孩子的成長和喜怒哀樂,她只能視而不見;但當工作碰壁,孩子生病不舒服時,那不管多麼努力還是杯水車薪的現實,卻一再不留情的放肆展現。

隋棠說,該名單親媽媽扛了7年這樣子的日子,結果法院用一句:「僅因一時不順遂,就斷然片面決定終結孩子們的生命,剝奪他們的生存權,因此應該重罰。」給了這個母親死刑。

「僅因一時不順遂?請問是多麼的高高在上的姿態才能說出這句話?在位者的眼睛真的有好好注視過人間嗎?」隋棠質疑。

隋棠也強調,她同意絕對沒有人有權利剝奪另一個人的生命,但判決書當中的「該名單親媽媽合理化了殺害孩子的理由」,是不是因為真的太累,「手,不小心鬆開了?」判決書中的「無悔意」、「無教化可能」,是不是她對孩子的歉疚與愛已過度滿溢,語言再乘載不了?試圖求死的她根本已生無可戀,因為她生命的裂縫早已然失控。

「我想告訴所有在位者,我們凡人真正希望您們能夠『實現社會期待』的從重量刑是『酒駕』!是『兒少性侵』!甚至是那些違規停車在殘障、婦幼車位也不怕的人,只因為這些爛罰責通通輕得要命!」

隋棠疑問,為何既有的制度永遠對真正的邪惡展現最大的包容,卻用最嚴苛的標準檢視被迫屈從的人呢?

最後,她寫道,「母親,當全世界都在用歌頌妳的奉獻與堅強,來箝制妳應當的自由和尊嚴時,拜託記得在淚如雨下時緊緊擁抱自己。」

小編內心話:這起案件實在太沉重,但是小編的看法只有一個,如果這名單親媽媽因為殺害自己的孩子而判處死刑,那麼希望往後所有案件一視同仁,法官們請不要再拿「有教化之可能」出來說嘴,殺人就該償命,這是對死者最低階的正義與公道。

相關新聞

更多發言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