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仁醫 駐守偏鄉|社會|品觀點新聞

A-
A
A+

呼叫政府,召喚熱血醫師,偏鄉醫療需要你

為了不讓屏東恆春孕婦與家屬承受舟車勞頓之苦,屏東縣衛生局前年2月指定恆春基督教醫院為婦幼專責醫院,共有3名婦科醫師駐診,但最近68歲的陳明珠醫師因腎功能退化,加上公費醫師上個月底到期回台北,只剩陳明珠醫師一人必須在門診與急診兩頭跑,並且還要邊洗腎邊看診。為此恆基院長陳志成,召喚熱心、可以長駐恆春的婦產科醫生。

陳明珠醫師在恆基已將近20年的時間,一直守護在恆春的產婦,過去10多年的時間,全恆春半島只走他一人婦科醫師,由此可見偏鄉缺醫之嚴重。恆春不僅缺婦產科醫師,它還缺牙醫,曾有恆春居民在當地預約看牙要等個把個月,然而缺牙醫的狀況不只有恆春,在高雄與台東的偏鄉也有一樣的問題,屏東縣政府衛生局統計,全縣有213位牙醫,若以人口去換算牙醫師密度,全國平均每萬人有6.2位牙醫師,屏東平均每萬人僅2.6位牙醫師,遠低於全國平均值。

高雄市衛生局表示,杉林、茂林、那瑪夏、桃源等偏鄉地區,因人口數少、幅員大,沒有牙醫師在當地開業,六龜、田寮等區也僅有一家牙醫診所。衛生局近年與牙醫師公會合作,每月1至2次派牙醫到衛生所駐點服務。

偏鄉無醫是為國恥,從醫療資源的差距看到城鄉分配的不均,然而在眾多醫者之中,又多少願意服務偏鄉而拋棄在城市中的豐厚薪水呢?

徐超斌,台東達仁鄉土坂部落排灣族人,2002年脫下奇美醫院急診室主治醫生白袍回鄉行醫,鄉裡稱他「超人醫生」。花費超過9年時間催生南迴醫院,但夢想還看不到盡頭。他說:「從奇美醫院回到部落,最窮的時候,存款只剩5位數!開同學會,大家年收入千萬,聊的是名車、別墅、游泳池,我插不上話,更不敢說荷包見底。曾經我也想放棄推動南迴醫院,但是,當你收到水果阿伯從屏東送兩萬元捐款到台東,如果我放棄了,還有誰要做呢?」

然而徐超斌醫師並非「超人」,長時間的過勞讓他終於倒下,當時39歲的他因為腦出血從醫師成為病人,最後雖靠手術撿回一命,但卻不知道自己的出口在哪裡?後來徐超斌醫師憑著意志力復健,雖只剩下右手右腳可以活動,但慶幸的是沒失去腦部判斷,修養過後的他回到衛生所工作,並且持續推動南迴醫院…

偏鄉不僅缺醫還缺乏各種資源,當城市裡的孩子在補習班裡埋首苦讀的時候,偏鄉的孩子甚至過著沒有燈的日子,學習對他們而言宛若天方夜譚,然而政府可曾聽見偏鄉的悲鳴呢?選舉時候人人都說要建設偏鄉,要打破城鄉差距,選後大家都忘得一乾二淨,大有為的政府不該是如此,偏鄉無醫是謂國恥,偏鄉不該是政客搜刮選票的犧牲品。

 

相關新聞

更多發言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