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被陰?狂打民進黨力拱郭台銘 他卻不選了

A-
A
A+

鴻海創辦人郭台銘16日深夜拋出震撼彈,宣布不參與2020連署競選總統,這也讓當初力拱他的台北市長柯文哲騎虎難下,會不會自己出來選備受關注;而同一天前副總統呂秀蓮發出聲明表示接受喜樂島聯盟推薦,正面對決總統蔡英文。面對這一大變局,民進黨主席卓榮泰也相當震驚,臉書連三問「吳魁另有定見?柯P再無變數?呂副接受推薦?」

柯文哲先前接受專訪,支持郭台銘態度明顯,認為藍綠間是恐懼和仇恨的對抗,在一對一的情況下總統蔡英文將會連任,因為恐懼的力量較大,希望讓中道當作主流民意,而不是一定要表態選邊站,更曾說如果郭台銘不選,「輪到我天人交戰」。

如今郭台銘確定不參與連署,網友紛紛表示,「阿北被陰了!」、「2020選舉根本是鬧劇一齣」、「我好像在坐雲霄飛車啊啊啊~」、「阿伯七早八早一起去城隍廟是為了什麼?⋯⋯」、「不選就讓台灣繼續爛下去」。

眼見2020總統大選一變再變,卓榮泰也感嘆人算不如天算,「吳魁另有定見?柯P再無變數?呂副接受推薦?既然極度難眠,就用一夜的時間,靜思構想選前100天!」

柯文哲17日表示,郭台銘很早就有來邀他當副手,但他當副總統,還不如自己選總統,而從實際面考量,郭柯配並不會增加多少選票;至於郭台銘退出他會不會挑戰大位,柯文哲否認,如果郭台銘早點說還可以考慮、準備,現在時間太匆促。

柯文哲2018九合一大選在藍綠歸隊下就跌過一跤,差點丟掉台北市長,如今面對2020,柯文哲不敢大意,原希望拱郭當總統,並送台灣民眾黨進入立法院,積蓄政治能量,但郭台銘突然宣布退出,留下錯愕的柯文哲,下一步會如何走,值得關注。

 

影片轉載自 柯文哲 Youtube頻道

 

柯文哲聲明全文:

2013年我在有一篇投書,我的存在見證台灣的荒謬,6年後的今天,台灣政壇依舊如此,2020總統大選,我從頭到尾都沒有說過我要去選,可是藍綠雙方都一直把柯文哲當作假想敵,甚至放在總統初選民調做對比式民調,今天如果柯文哲說他不選,兩黨初選是不是要重辦?

我個人主觀認為說,剛選完市長馬上就投入總統大選,這不是一個正常國家應該有的現象,我也認為說這會影響整個市政的進行。事實上,我在一開始一直不想去選一個很大的理由是說,到今年年底的時候,台北市政府來講,同時有1萬戶的公宅正在開工,環南市場要完工進駐、大龍市場要完工進駐,第一果菜市場跟魚市場要開工,通通加起來超過200多億,所以有很多理由讓我們市政跟總統大選選舉沒有辦法去兼顧。我個人也認為,要相信自己的口號,「改變台灣從首都開始、改變台北從文化開始」,如果我們在台北可以做得很好、政治文化可以改變,也可以用台北當槓桿影響整個台灣。

事實上在過去這段時間,我們在台北的所作所為,不管從財政紀律、從雙語教育到智慧教學,學都一步一步在改變台灣。另外一個是這樣,畢竟我個人從素人來當台北市長,我非常清楚,當台北市長的前2年非常非常辛苦,因為都搞不清楚狀況,一直到第3年、第4年,才整個市政比較順利,其實如果真的現在選上了,我相信整個故事要重演一遍,就是前2年會非常辛苦,對整個狀況掌握不是那麼好。

事實上,從頭到尾本人對參選2020的總統大選意願本來就不高,只是說當時在藍綠的初選結果出爐,我們非常的焦慮,這不僅是我,我相信全台灣的知識份子都有普遍的焦慮,就是說,難道我們真的要在草包跟菜包當中做一個選擇嗎?而且這種藍綠對決或是訴諸意識形態的對決,造成到現在為止,藍綠雙方的總統候選人,很少在談政見,每天晚上call in節目在談的也只是如何去贏得選舉。我覺得這種只討論選舉輸贏,從來沒有一個候選人告訴我們如果當選的話到底台灣會變成什麼樣子,所以當整個台灣又開始陷入統獨的泥沼,沒有人談論國家治理,我個人是認為台灣在現階段要解決的是國家治理這東西,就是說效率、務實,然後注重數字講究KPI,這種政治文化才是我們這時代要建立的。

剛好郭台銘他是一個跨國大企業的老闆,應該是種危機型的人物,所以當時想說,又能夠在企業界存活下來,總是有一定的實力,我相信,這種企業出身的應該所有意識形態的包袱會比較低。所以當時郭台銘先生表達說他想投入大選,特別是在初選之後,那我們也覺得說如果有人願意出來挑戰這局,穰台灣有個機會跳脫藍綠泥沼,特別還替他取了一個口號「台灣重開機」,我個人是樂觀其成。

不過這樣,每個人都有他的人情世故,那郭董作為一個跨國企業的大老闆,他考慮的層面一定更複雜,我想他還是有他個人的很多包袱,所以當他決定不選的話,對於我,也只能表達尊重、理解,將來大家還是可以維持合作關係,在每個人的工作崗位上繼續努力,總是能夠為台灣有好處的事情,我們還是可以在不同的崗位、角度繼續努力。

既然這場總統大選目前看起來還是會回歸到藍綠對決的局勢,那就凸顯我們在國會力求三黨不過半的重要性。目前的執政黨在國會過半,可是我們看到的是執政毫無顧忌,人事浮濫酬庸,特別是選前太多這種大撒幣的政策,在我看起來是完全沒有財政紀律,這是目前執政跟國會都過半的寫照,如果民眾黨可以進入國會成為關鍵少數,我想有幾個好處。

第一,在現行的體制下,我們要進軍立法院不得不組黨,特別是不分區立委,所以我希望說我們成立政黨進軍國會,在現行的憲政體制下,至是一個不得不的作法,我希望我們可以把我們的價值跟理念帶進國會,然後把他推廣跟實踐。第二點,如果我們可以成為關鍵少數,至少在不同的議題跟不同政黨合作,既可減少在野黨無理取鬧純粹為反對而反對,也可以避免執政黨肆無忌憚,我們可以做好更好的監督。最後是這樣,我們在國會的布局還是用影子內閣的概念,我們會提滿34席的不分去立委,能夠當選的就進入國會當立法委員,排在後半段的我們就進入國會當不管是辦公室主任或著是幕僚助理,這也是培養下一代的政治人才,所以大概就是,以上是我的聲明。


相關新聞

更多發言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