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觀點│線人姓名已隱蓋 台灣轉型正義很溫和|政治

A-
A
A+

一名民進黨新潮流系的中部大老今年初根據促轉會的「監控類檔案當事人閱覽計畫」調閱當年的監控檔案,赫然發現民進黨立委黃國書竟然就是當年監控他的線民;事發後,黃國書宣布退出民進黨。

一如既往,黃國書事件又被朝野大肆炒作,現在的執政黨要讓當年的執政黨迫害人權的劣跡曝光,而當年的執政黨要讓現在的執政黨內鬼曝光。

不過,拋開朝野黨爭,台灣追查威權統治的手段卻是世界最溫和的。前促轉會研究員曾建元指出,根據《檔案法》規定,國家檔案是在30年後才公開,這時,相關當事人都過了法律追訴期限,而且公布的監控檔案當事人姓名都已經被塗掉,除了被監控者,沒人知道監控者的真實姓名。

一名東德青年在1989年2月6日翻越柏林圍牆時被邊防士兵擊斃,兩德統一後,該名士兵被起訴,他辯稱是「執行公務」,但最後被判有罪;法官宣判時表示:「不是所有合法的事情就是對的」、「在代表權力結構殺人時,沒有人有權忽視自己的良心」。

這一判例後來被延伸成:「把槍口抬高一厘米的權利」。

前促轉會研究員曾建元指出,監控檔案當事人姓名已塗掉,是很溫和的轉型正義作法。(取自臉書)

曾建元以德國這一判例證明,台灣對於威權時代加害者是非常寬容的,實際上並未追究加害人的法律責任;而且,還把監控檔案中當事人的姓名(包括化名)都抹掉,這種處理方式在促轉會內是有不同看法的。

曾建元還分享了當年他就讀東吳法律系被調查局約談的往事。一名黃姓調查員透過曾建元高中三民主義老師要到他的電話,然後打電話給他表示,想跟他了解一下校園的情況。

由於民國70年代還是戒嚴時期,而且台大陳文成命案剛發生不久,因此接到調查局約談電話時,曾建元和家人都很震驚;不過,對方很客氣,見面的地點由曾建元挑,因此,他特意挑了在東吳城區部的社團活動教室見面,事前還請同學替他「監控」會面的情況。

調查員是輔大外文系畢業,跟曾建元見面時只是打聽當時校園自治運動的情況,然後就表示,希望曾建元能提供校園活躍學生的情況和老師上課的言論,並表示,可以每月給他3千元。

曾建元婉拒了對方的提議,但事後仍與該調查員維持連繫,並把校園公開的出版品寄給該調查員,讓他能「交差」;由於自己當時就是一名「活躍」的學生,認識一位有名有姓的調查員,有事時,能及時找到門路。

曾建元回憶,黃姓調查員也是大學畢業,對於校園自治也表示認同,跟他交談時,並沒有太多意見衝突。

最近因為監控檔案曝光引爆的「線人風波」,曾建元認為,只是國家轉型必經的陣痛,而且只是很小的陣痛,像波蘭民主化後第一任總統華勒沙,就是從歷史檔案中被發現,曾經是祕密警察的線民,波蘭並沒有把當事人的姓名抹掉。

曾建元表示,線民或是情治單位在當年體制下的作為,基本上沒有法律問題,只有道德問題,我們要追究的是,他們是否曾經陷害別人、是否曾經造假。

對於監控檔案的公開,曾建元認為,一方面可以讓社會大眾檢驗、反省過去的政治偵搜;更重要的是,正因為監控檔案將按時公開,可以讓情治人員有所警惕,不敢隨意濫權污陷、不敢將國家安全作為用於黨爭,這對台灣民主政治是有好處的。

相關新聞

更多發言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