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觀點│人體實驗受試者有100%權力隨時退出│政治

A-
A
A+

台灣疫情是在5月份才大爆發,試想一下:為了支持國產疫苗,兩位前衛生署長楊志良、陳建仁捲起袖子,參加國產疫苗的人體實驗......後來,陳建仁打到安慰劑、楊志良去打了疫苗,對於兩位公衛精英,人民應該欽佩?還是嘲笑?

但台灣社會病了,自帶顏色的媒體和政黨從各自立場出發加以嘲笑,甚至藉著醫學專有名詞修理人,防疫指揮官陳時中還加料嘲諷楊志良:「不懂可以問!」

經常帶頭批評政府防疫政策的楊志良,原本希望能對國產疫苗盡一份心力,在老友張峰義邀請下,參加聯亞人體實驗;4月15日施打第一劑,5月9日施打第二劑,6月7日聯亞進行抽血檢驗,楊的體內抗核抗體(ANA)僅有40,但聯亞也沒告訴楊ANA是什麼意思,楊當時的理解是「自己體內並無抗體」,在疫情猛爆的情況下,他按通知於6月23日接種AZ疫苗。

楊志良在打完聯亞兩劑實驗疫苗的一個月之後,被召回抽血,再經過兩個星期 ,楊志良多次詢問他是實驗組還是對照組,但聯亞方面一直沒有答覆;楊志良便退而求其次詢問是否產生抗體,結果聯亞莫名其妙的回答楊志良的ANA是40,而沒解釋代表的意義,直到昨天他們才說這是自體免疫的指標,如果高的話就不可以參加實驗疫苗接種。

前民進黨立委林靜儀就用ANA大作文章反諷楊志良:ANA是抗核抗體,anti-nuclear antibody,是風濕免疫相關疾病的其中1個血清指標,至於COVID-19疫苗誘發身體對抗武漢肺炎的是中和抗體 Neutralizing Antibody;她還嘲笑楊志良:「那位當國產疫苗人體試驗又跑去打AZ的楊先生是不是哪裡搞錯了?」

陳時中則加料嘲諷楊志良:「不懂要問專業。」

對於綠營的冷嘲熱諷,楊志良反問:檢測自體免疫正常與否的ANA不是在受試者接種實驗疫苗之前就應該確定?為何在第二劑打完一個半月後,他詢問是否產生抗體時,忽然冒出這個答案(ANA40)?讓他以為這個數值代表實驗疫苗沒有誘發自體免疫反應。

由於楊志良是高風險族群(75歲),若體內無抗體,輪到他打公費疫苗而不去,是不是對全國防疫不利?就如同藥物人體試驗,若認為實驗組才有效,就應召回全部對照組給予藥物,疫情嚴重之下,聯亞遲遲不肯告知結果,全體受試者該如何自處?用這一點來說是破壞實驗,是不是陷受試者於風險之中?這些是不是實驗倫理的問題?

楊志良強調,根據人體實驗的規則,任何自願的受試者,隨時可以退出實驗,這是受試者的基本權益。

而聯亞高層在爭議新聞發生後也致電楊志良:「任何藥物臨床實驗,受試者在知情同意後開始試驗,時間可能一年兩年甚至三年,在這個時間之內,在受試者同意書上都有寫清楚,任何時候你不需要任何理由都可以退出這個試驗。這是受試者的絕對權力。你沒有錯。」

這裡要釐清一下,楊志良參加臨床試驗是在今年初,台灣疫情當時完全被控制、每天都沒有新的確診人數,但是沒有想到5月份台灣的疫情爆發,以楊志良的年齡(75歲)因為擔心受到感染,所以決定放棄臨床試驗,接受施打國際認定的疫苗。

這就與陳建仁一樣,雖然打的是安慰劑,但支持國產疫苗的初心是相同的。

不過,楊志良還是覺得,在二期實驗結果尚未公布前,陳建仁就公開力挺高端疫苗,實在有違他公衛的專業和副總統的高度。

相關新聞

更多發言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