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之窗 Journey Of The Soul |賈靜雯

A-
A
A+

佛洛伊德的《夢的解析》指出夢是潛意識的自我表現,潛意識被鎖在人心靈的最深處,但它很活躍,千方百計要突破「意識」的領域冒出來。 當「自我」在既要休息又得不到完全歇息,處於渾渾噩噩狀態而放鬆戒備之時,潛意識開始活動,「夢」就此出現。夢代表潛意識的「願望」,潛意識透過夢將願望改頭換面,所以說夢之所以奇特而不可理解,是由於夢是「願望的化妝」所造成的。

這其實是有趣的組合,精神是意識的呈現,夢境是潛意識的活動,意識加潛意識的融合與互補,靈魂才行確立,而屬於「人」的完整與獨立才能清楚展現。

但是,戲劇的靈魂又是什麼?有人說是配樂、有人說是剪接,但能夠直接讓故事呈現出深度與其複雜性的,還是演員,尤其是資深演員,更是呈現故事中的靈魂,賈靜雯就是這樣的一個演員,不管是主角還是配角,她都展現出不一樣的光芒,,不但讓故事閃亮,更讓屬於戲劇的意識與潛意識更形確立,讓人們無法忽視屬於「人」的精神力量,所以,說賈靜雯是凸顯戲劇靈魂的「窗」,一點都不為過。

 

你的記憶中,屬於賈靜雯的部分是什麼?問起這個問題,每個人心目中應該都有你眼中、心中最代表賈靜雯的形象吧!可以說,賈靜雯因為近期《我們與惡的距離》重回了觀眾的視線焦點,而她的演技也因為「宋喬安」重新受到關注,讓我們再次看到屬於賈靜雯的演技與深度,但說真的,如果仔細觀察,你會發現,我們可能一直以來,都低估了她。

出道得早,等於提早邁入社會化階段,這是屬於賈靜雯的人生歷程。但一路走來,她似乎沒有因為早早邁入社會而變得油條,反而卻因為「經驗豐富」而更有屬於自己的思維主軸,並以之創造出更有價值與思想的作品,對於一個演員來說,那是更不容易的,因為這代表了你不但沒有因為舞台上的鎂光燈而迷失掉自己的方向,更找到了自己的「表演之道」。我們的確看過不少在舞臺上新星的熠熠閃光,但能夠一直維持持續的亮度,並不斷迸出不一樣演技的火花,這是不多見的,而賈靜雯,就是這其中一員。

 

精準的距離

這當然來自於精準的思維,與長時間不斷的準備。這次拍攝,的確花了不少的心思,畢竟賈靜雯是「封面」的常客,我們如何做出與之前不同的企劃,的確是煞費苦心,而中間不停地來來回回與折衝,也是一項考驗。事實證明,成果超出預期,你可以說是拍得又快又好。的確,當「主角」進入狀況,所有的「資源」都製備妥當,如果沒有好作品產出,這一定是其中某個環節出了問題,事實證明,當時的來回對話是對的,而中間的一波三折,在近乎完美的作品呈現出來後,也就不足為外人所道。

戲劇,的確可以說是人們「夢想」的實體化。對演員來說,你可以參與不同的戲劇人生,扮演不同的角色,當然可以說是一種另類的「美夢成真」,但這也代表另一個危機,就是你必須要「扮誰,就要像誰」。

我們一定看過這樣的戲劇,某個演員不管扮什麼樣的角色,說什麼樣不同的故事,你總會有一種感覺,彷彿他/她就是「那個某某某在演某個人」,不知道為什麼你不會覺得這是「某個人」的故事,而「某某某」的存在好像也是觀者與故事間的「隔膜」,不管如何,你都會覺得好像「進不了狀況」,如鯁在喉。但真正的專業演員並不會如此,當他/她在詮釋某個角色時,你會覺得好像就看到那個故事裡的人物清清楚楚地出現在你面前,你或許是用「上帝的視角」去觀看、了解他/她的人生,並且融入其中;而且,當你根本不會「被迫」想起這個人就是「某某某」,而只關注故事中角色的喜怒哀樂時,這位詮釋故事的表演者,可以說就是「成功」了。當然,延伸出來的問題,這代表他/她已「代言」了那個角色,於是乎更重要的挑戰就來臨了—如何不讓自己之後所扮演的角色都像是之前的「某個人」,而這,也是知名演員所面對的更複雜挑戰。

賈靜雯是闖過了這一層挑戰。你一定對於賈靜雯所詮釋的某個角色印象深刻,但卻不會因為這一個角色的故事,而干擾到你對她其他角色的印象,她的每一個角色似乎都是獨立的個體,呈現出的是不同的面貌,你可能會記得她在某一齣戲中的亮眼表現,卻不會因爲這個角色是「賈靜雯飾演」而加分或扣分,但也因為如此,大家卻因此所記得的賈靜雯,更多是的生活上與生命中的紛紛擾擾,這可能是成功表演者的另一種包袱,「我覺得我是經過了一些人生歷練,看到了很黑暗的一面,所以讓我覺得,人有機會可以自我選擇,其實是很幸福的。」賈靜雯所述說的人生,其實更像是一種歷練與滋養,讓她更有力量,成為一個獨立的個體,「所以,等你知道什麼是黑的時候,你會知道,享受陽光還是很幸福的。」人生的紛擾已經講得太多,於是乎,我們聊些屬於「表演者賈靜雯」的。

演員生涯走了這麼長一遭,很多人可能都厭煩了,但賈靜雯似乎還是很有動力,「我是真的對表演很有熱情呀!」觀眾會被故事打動,絕對不會只是因為一個表演者虛假、淺層的表演所吸引,反而是演員很真實的投入,更讓人會有共鳴,「所以,我相信只要我夠投入,觀眾是會接收到的。」她自認不會把表演只當成是工作,而是會一直努力地讓自己還是保持熱情,「因為我不想把我喜歡的一件事,變成一個讓我疲憊、職業化行禮如儀的事情;因為對我來說,表演還是可以找到屬於我的初衷,這也是屬於我個人的滋養。」

努力過生活

「滋養」這個詞很有趣,它不是純粹的付出,而是有付出、有收穫的互動,能夠付出的同時還滋養自己的人生,的確值得持續擁有,「我在沒有開機表演前,基本上就是過著自己的人生。」每個人的人生,在生活上認知與經驗的累積與堆疊,都是你的養分,等到有一天在表演時,在角色的詮釋上你會自然而然的釋放出來,這是賈靜雯覺得自己最珍惜生活點滴的原因,「所以我自己來說,我在還沒『開機』之前,我就是努力地把自己的人生給過好,過充實、過滿足,不管是什麼樣的挑戰或磨難,我都會很認真地去面對,那這個就是我在累積日後表演時可能會遇到的角色所需要的養分。」把「賈靜雯的人生」給過好,等到有一天需要用到的時候,它就是因為前面經歷的人生而開花結果,「不管是我學習、我運動或其他生活中的點點滴滴,等到哪天需要用到,信手捻來就可以呈現了。」從生活中找尋「滋養」,確實有趣。

笑說賈靜雯雖然年紀不大,但卻有一個老靈魂,她笑了,「因為我應該是比別人努力好幾倍的過活呀!」她半開玩笑、半正經地就糾正:「我覺得應該這樣說,螢光幕前的我與後面的我其實差別滿大的。」她以剛剛拍攝封面的狀態為例,她會把拍攝當成是自己在「表演」,「我會因為此時此刻設定的妝、髮、服,來決定我應該做出的呈現,那個就是工作上的我。」但私底下的賈靜雯,她自認是很「ㄎㄧㄤ」、很「少根筋」的傻大姐(「你絕對猜不到,我原來有這一面!」她大笑),「就像有很多朋友會覺得,賈靜雯外表看起來很精明,可是,事實上並不是!」

或許因為出道「非常早」,私底下的賈靜雯,還是希望能保持一點屬於自己的純真吧!問她喜歡哪種狀態的自己?她回答地很快,「其實我都喜歡耶!」因為如果自己有某個層面不被自己喜歡的話,賈靜雯會持續地調整自己,讓自己保持「個性的完美」(「我也是愛美的,一定的呀!」),「我會滿要求我在各方面都希望是完美的,雖然有的時候我知道那個要求可能我現在做不到,我也知道我仍然有需要調整的腳步,但是我會努力地把它調校到我可以做到的完美。」她說,自己當然知道也有很笨的那一面,但她還是能夠接受這樣子的自己,「因為那也是我,所以笨的與精明的賈靜雯,兩個我都喜歡。」

身為有家庭的女性專業人士,賈靜雯笑說她是「在夾縫中尋找自己生存空間」的獨立性。人生中的角色轉換,無可避免的你一定知道自己的自我意識會被「瓜分」,因為身分與角色的變化一定會帶給自己不同的責任,「這是無可避免的,但我覺得是說,你能不能在已經堆疊滿滿的生活中,找到屬於自己的狀態,這才是讓自己的靈魂得以自由的重要意義。」賈靜雯說,完全失去自我倒也沒有這麼嚴重,但有所犧牲是必然的,因為你所獲得的也與你以前的生活樣貌不太一樣,「所以我自己是調整得不錯,很適應這樣的變化,在其中也可以找到很多收穫。」

至於自己的未來呢?賈靜雯笑了,「我倒是沒有想那麼多耶!」接下來的賈靜雯,仍然期待更有趣的故事,讓她可以有不一樣的發揮空間,「期待一個最好的故事、期待一個很棒的團隊,當然,更期待我也可以是其中的一員。」

(PROFILE)

賈靜雯

生日:10月7日

台灣女演員,出道於1990年2月

代表作包括 《七世夫妻之梁山伯與祝英台》、《長男的媳婦》、《倚天屠龍記》、《飛龍在天》,近期作品《我們與惡的距離》及即將上映的《罪夢者》讓她備受關注,被視為具有相當精湛演技的表演者。

文章來源 / PRESTIGE品雜誌

相關新聞

更多發言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