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投稿】我為人人,人人才可為我 男服兵役,女服社會服務役

A-
A
A+

瑞士是永久中立國,新加坡也沒有外患,男性卻都要服義務役,更不要說有外在威脅的以色列等國家,幾乎全民皆兵。國防的目的,不在戰爭,而是因為有適切的武備,才能維持和平。如果沒有美俄的恐怖軍力平衡,第三次世界大戰早就開打。

台灣的兩個主要政黨國民黨及民進黨,都是民粹政黨,馬、扁合作,將徵兵制改為募兵制,讓年輕人「爽」,以騙取選票。結果一是募兵人數不足,二是平均水準降低,卻冀望中共打來,美軍會來救援。自己人不為台灣犧牲,卻要老美子弟為台灣打仗,可笑之至。

又有一說,現代戰爭主要是靠科技,按個鈕就能「決勝於千里之外」,不須太多兵力。但試問,以色列軍事科技世界數一數二,為何仍是全民徵兵,包括女性?因為操作高科技武器正需要高學識的青年。

台灣今日不知多少高科技飛機維修人員,甚至怪手、大貨車司機,及民間各項技術人員,都是在軍中學成的;多少男兒都是在軍中學會什麼叫做服從、協作及團隊精神。早些年,雇主徵求員工,非服過兵役者不用,道理就在於此,表示此人基本上身心健全,具有團隊意識。

男性每以當兵為苦,但退伍之後與軍中袍澤聚會,只要三杯黃湯下肚,便開始口沫橫飛、眉飛色舞,各種糗事及各種摸魚功紛紛出籠,一旁的妻子、女友只能瞠目結舌,插不上嘴,可見當兵已變成一生難忘的精彩回憶。

至於女性,平均餘命直逼85大關,人生如此之長,也應以一年時間回饋社會,照顧孩童,特別是父母有特殊困難者,像是單親、受虐、棄兒、特殊處遇者,或者幫助一般母親,使他們有喘息,甚至安心就業的機會。

另方面,對失能、失智者提供服務,甚至只是陪伴孤獨長者,對社會祥和也有很大的幫助。當然,從事社會役之前,也要從事身心及能力的培訓,這也是生活技能的一部分。

以往這項提議,被若干女性罵到臭頭,說是男性沙文主義。當然,優秀的奶爸不乏其人,巾幗英雄也不在少數,但因人體結構及生理機能不同,所以以往服義務役者均為男性,而女性就從照顧孩童及老弱開始,分工合作服務社會,不也是美事一樁?

若有哪一天,同梯服社會役的女性聚在一起,驕傲的回顧自己曾如何讓孩子重獲溫暖、讓老人安享晚年,而她們的男友、丈夫,也只能在一旁瞠目結舌,插不上嘴,或許就表示,台灣社會又向兩性平權邁進一大步了。

台灣人愛心豐沛,但多只及於親人之間,缺乏社會體制的互助。現代社會小家庭及單身戶增多,一旦遇到意外或老病,常只能陷入絕境。全民健保的成功,就是年輕的、健康的、有就業的、所得高的,繳交保費協助老的、失業的、生病的,給予醫療支援。

台灣在政客操弄下,為騙選票大放利多,讓「人人享權利」、「個個爽歪歪」,人人為我,我卻不用付出,國家不斷衰亡,成為最不婚、不生、不養、不活、虐兒、虐老的社會。要扭轉此歪風,唯有建立「我也為人人」的社會,台灣才有未來。

 

【名家介紹】楊志良教授

為公共衛生學者與政治人物,中國國民黨籍,曾任行政院衛生署署長、臺北市廉政委員。是衛生署第2位由純公共衛生出身,非醫師背景者出任的署長,目前為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健康政策與管理研究所兼任教授、亞洲大學教授。

相關新聞

更多發言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