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觀點|遇恐怖情人、家暴 心理師鼓勵說出來|社會

A-
A
A+

立委高嘉瑜遭恐怖情人打的全身是傷,不分藍綠的政治人物紛紛聲援高嘉瑜。國民黨台北市議員徐巧芯昨(30)在政論節目上,直指林秉樞「簡單來說,他就是我們在講的塔綠班」。

徐巧芯在節目中說,林秉樞以筆名「Raphael Lin」在《關鍵評論網》、隸屬台灣智庫的《思想坦克》撰文抨擊國民黨,顯示林秉樞有其政治信仰,跟許多綠營人士接觸,還被挖出與衛福部長陳時中合照,甚至認識很多企業家,本身就是對政治非常有企圖的一個人。

高嘉瑜被打傷,行政院長蘇貞昌曾對媒體表示「我們譴責暴力,男人打女人更是豬狗不如」。

對此,徐巧芯表示,「最後我要糾正蘇貞昌一件事,打女人的男人豬狗不如,不是男人不能打女人而已,女人也不能打男人,你講這句話本身就有很重的父權思維,應該說打人就是不對、豬口不如,你講得好像說女人打男人就可以,沒有這種事情,都不行。」

遇到危險情人或是家暴,被害人該如何自處?心理師蘇予昕認為,說出來很好,因為目前社會仍充斥「責怪受害者」的氛圍。願意將受害經驗公布,其實等同於支持有類似經驗的人表達自己、不再隱忍。建議旁觀者,切勿用自己的認知或建議,去質問被害者為什麼不離開?或甚至責怪她自己也有問題,請共同杜絕暴力,並找到關懷雙方的方式。

另外,被家暴者的內心通常會有幾個現象,讓他們難以離開,包括拯救者情節,覺得對方總有一天會改,我是最懂他的;自我價值低落,認為對方打我是有合理原因的,因為我也沒做好等等。

蘇予昕指出,有些個案因為親情、愛情的羈絆,所以不捨放下感情,或有小孩;再者是經濟因素,長年居家未就業,會擔心回到職場無法適應,故不敢離開對方,怕頓失經濟支援;以及擔心外界的眼光與要求,周圍人不太能接受離婚,或認為被打的受害者也有問題等等。

相關新聞

更多發言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