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觀點|NCC主委支持媒體向平台收取費用|政治

A-
A
A+

記者待遇一年不如一年!去年9月18日,在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召開的公聽會上,資深媒體人盧宥伶表示,她20年前參與東森新聞開台,當時的薪水3萬3000元,現在的助理記者薪水只有2萬8000元。

而記者收入減少是因為一般媒體(電視、報紙、電台)己經成為「慘業」,其最主要的原因是廣告收入減少,而減少的廣告都被新興的社交媒體吃掉。

根據DMA台灣數位媒體應用行銷協會公布的「2020台灣數位廣告量統計報告」,整體市場規模482.56億,但社交媒體平台總金額為182.07億,占比37%;社交媒體所吸收的數位廣告費年增7.9%,也高於一般媒體的3.6%。

社交媒體大量使用新聞吸引點閱,在台灣卻一毛錢也不付。銘傳大學廣電系主任杜聖聰形容這種平台已經是「上古饕餮」吃銅吃鐵,又是「流刺網」大小通吃、不留活口;在這種情況下,新聞工作者的辛苦勞動成果被平台無償地掠奪,所有的利益全進了平台的口袋,記者的待遇只能每況愈下。

第二個不合理之處則是,平台只講點閱,透過他們的運算法,只有兩極對立的新聞才會受到關注,被排到前面,這種外溢的社會成本卻要全民來承擔。

現在澳洲、法國都立法要求平台必須向媒體付費,但台灣卻遲遲未跟進,杜聖聰反問:「台灣是細漢仔?」

杜聖聰指出,臉書、谷歌現在已經比國家更大,比蔡英文、朱立倫更有勢力,他們才是老大哥,只吃不吐。

本身就是記者出身的杜聖聰不忘替記者叫屈:記者是新聞的供應者,是母體,平台原來是服務記者,現在卻仗著壟斷數位通路,反過來吸母體的血,形成異化現象,是要把記者吸血吸死嗎?

澳洲25日通過《新聞媒體與數位平台強制議價法》,確保新聞業可從谷歌(Google)及臉書(Facebook)兩大社群平台取得合理報酬;先前,Google和臉書均揚言停止於澳洲的服務,後來則是妥協並與數家媒體達成協議,同意付費給澳洲的新聞組織,臉書更表示,未來3年將投資澳洲新聞業至少10億美元(約283億元台幣)。

Google上個月也與法國數十家新聞媒體簽署協議,未來將與媒體簽署個別授權付費合約,多家報紙也將參與「Google新聞展示間」,由Google為精選內容付費。臉書也與英國《衛報》等媒體達成協議,未來新聞內容將刊登於「臉書新聞」(Facebook News)頁面。

對於國際出現的平台付費趨勢,NCC主委陳耀祥表示,贊成與支持媒體向平台收取費用,目前正在進行跨部會協調。

相關新聞

更多發言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