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觀點x勞工陣線│全球尊嚴勞動日 FIGHT FOR DECENT WORK 「公開透明的薪資演算法,才有公平的勞動」記者會

A-
A
A+

尊嚴勞動〈Decent Work〉概念最早是由國際勞工組織〈ILO〉於1999年提出,主張透過保障勞工基本權益、就業、社會安全及社會對話等四大面向,解決全球日益嚴重的工作貧窮問題以提升勞動尊嚴。而會員涵蓋163個國家,總人數超過2.07億的國際工會聯合會〈ITUC〉則進一步於2008年將每年10月7日訂為「全球尊嚴勞動日」,要求各國政府落實勞工權益及社會安全保障。今年,因應COVID-19疫情對於全球勞工鋪天蓋地的就業衝擊,ITUC以「JUST JOB」作為尊嚴勞動日行動主題,呼籲全球各地會員組織及勞工團體發起行動向政府施壓,要求政府正視在疫情之下不穩定就業狀況對於尊嚴勞動的傷害,必要時透過公共就業機會緩和疫情對勞工就業的影響。

台灣勞工陣線(勞陣)表示,為呼應ITUC當年度的行動主題,勞陣每年都會透過記者會或新聞稿,呼籲並監督政府對提升尊嚴勞動提出積極的作為,包括立法改善勞動條件、確保職業安全衛生及增進勞工集體談判等各項權益。今年,除了呼籲政府持續關注疫情的就業衝擊,並提供勞工必要就業與所得安全協助之外,有鑑於近年來關注平台經濟下零工經濟勞動者的快速增長,今年的尊嚴勞動日,勞陣、立法委員范雲國會辦公室及全國外送產業工會籌備會召開「公開透明的演算法,才有公平的勞動」記者會,共同要求勞動部應調查釐清外送員工作樣態,共同正視這個新形態勞動關係所面對的問題,同時響應今年尊嚴勞動日「JUST JOB」的行動主題。

事實上,在2020年11月,勞陣及立法委員范雲國會辦公室就曾召開「美食平台外送員辛酸大公開,外送員職災風險誰來顧?」記者會,揭露外送員的勞動狀況,其中包括工時、薪資等面向,都是廣大外送員關注的重點。這幾年外送平台針對外送人員其薪資計算制度的修改,都是由平台片面對其進行修改,從未有與外送員進行真正的大規模協商,外送員在薪資待遇上完全沒有話語權,充分顯示出外送人員在平台控制下的無助感和不穩定性。因此,未來必須透過有效提升外送員的集體談判能力,並要求平台業者必須公開其演算法,以還外送員更公平的勞動。

根據國際勞工組織〈ILO〉在今年2月份,針對平台影響勞動的研究報告指出,許多國家都已頒佈政策回應,採取各類措施將勞動保護擴充至從事平台工作者。其中針對「獲取資料和隱私保護」部份,包括巴西、印度、奈及利亞和歐盟等政府採取了更多與資料和隱私保護相關的措施。法國勞動法的近期修正賦予了運輸業自營平台從業者獲得其平台活動資料的權利。而西班牙政府與工會〈勞動者總聯盟UGT和工人委員會CCOO〉及雇主團體〈西班牙企業聯合會CEOE、西班牙中小企業聯合會CEPYME〉在日前完成談判後簽訂相關協議,該協議明定「演算法透明」,其中涉及勞工的知情權,使得平台必須將確定其工作條件的演算法公式告知勞工代表。因此資訊的透明,就是平台業者針對往後工會集體談判所必需提供的重要資訊。

根據ITUC秘書長 Sharan Burrow在今年的尊嚴勞動日宣言中指出「全球勞動力市場已經崩潰。政府未能規範工作並忽視充分就業的目標。工作比疫情流行之前更加不穩定,這需要改變規則,以保護人們免受日益嚴重的剝削和猖獗的不安全感。」勞陣認為,平台外送人員為新興產業,與平台間的法律關係未定,但現階段演算法等數據皆掌握在平台業者手上,演算法的不透明,亦導致的薪資計算方式黑箱化及片面修改相關契約,使得外送人員根本都無法了解其薪資計算方法,讓外送人員陷入不穩定就業之中。

因此勞陣首先呼籲平台業者應該從善如流,除了順應全球的趨勢,確保勞工的知情權之外,正視外送員提出的長久訴求,主動公布涉及報酬及獎金等勞動條件的計算方式給與外送人員,才能讓雙方奠基在彼此互相信賴的基礎之上,以期達到公平的勞動關係;此外,目前全國性外送員產業工會已經進入籌組階段,部分縣市產、職業工會更是早已成立許久,而根據《團體協約法》規定,產、職業工會具要求與雇主簽定團體協約之法律適格地位,當工會提出團體協商,勞資雙方就應依誠實信用原則,且對於協商所必要之資料不得拒絕,否則就有可能構成《勞資爭議法》中的不當勞動行為。因此,行政部門應透過有效的政策協助,落實團結權與協商權的效用,主動針對演算法下的薪資計算部份促成雙方對話,以茲更有效的解決長期以來平台片面修改契約的問題。

全國外送產業工會籌備會發言人蘇柏豪表示,平台以不公開不透明的方式計算外送員收入已成為常態。以Foodpanda為例,每單合計有60元起跳,但在調整制度之後,部分地區每單平均僅剩35-45元,而在加計黑箱取餐率之後,更有可能只剩25-35元。平台制定「取餐率」做為是否扣除獎金之標準,然而取餐率數據卻完全不公開,無論是系統問題、餐廳問題,都偷偷算在外送員頭上,直到半個月薪資彙整時才告知,許多外送員都因此遭到平台莫名扣薪,也造成Foodpanda平台幾乎每半個月便產生與許多外送員的薪資爭議。

臺中市外送平台服務產業工會理事長李建明表示,無獨有偶的,Ubereats也在今年四月起全面實施黑箱薪資計算制度,有別於過去以「基本費」加「距離」明確計算的車資收入,若里程不一仍可申訴追回短少款項。新制連計算公式都不公開,只能被動接受經由不透明之機制計算出的車資,若面臨短少不合理,不但難以察覺,即便察覺,亦完全申訴無門。

最後,台灣勞工陣線及立法委員范雲重申,有鑑於近年來國內從事外送工作的勞工越來越多,並在疫情之下更明顯增長,而在不透明的演算機制及無法取得與平台業者對等協商的情況下,造成廣大外送員的勞動權益受損。因此,各級政府機關除了落實相關指引及自治條例,確保外送員之基本勞動權益之外,勞動部應針對外送平台在勞動條件上的不透明,召開諮詢會議,邀集工會及平台與會討論,並做成相關行政指引。因為惟有「公開透明的演算法,才有公平的勞動」。

立法委員范雲國會辦公室、台灣勞工陣線協會、全國外送產業工會籌備會 聯合新聞稿

 

台灣勞工陣線】授權轉載

相關新聞

更多發言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