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觀點│疫情斷生意 行銷老手改行賣生吐司|美食

A-
A
A+

什麼才是安全食品?很簡單,賣給客人的食品,敢給親人吃,就是安全食品。

曾經以「燈泡奶茶」、「王董茶葉蛋」暴紅的行銷業老將王世明去年又推出「水水念生吐司」。不管奶茶、茶葉蛋,還是生吐司,王世明都是為了有過敏體質的女兒開發的,只有女兒能吃的,他才會賣給客人。所以,「水水念生吐司」就是老爸想做給女兒吃的「愛心吐司」。

王世明的「水水念生吐司」 (蔡德發攝)

水水念生吐司是王世明做給女兒吃的 (蔡德發攝)

其實,王世明的本業是整合行銷,主要生意就是替直銷業、保險業開慶生會、辦記者會,雖然曾經成功行銷「燈泡奶茶」、「王董茶葉蛋」,但研發的初心都是想讓有敏感體質的女兒能像一般孩子,快樂且安心地享用流行美食。

以曾經造成爆紅的「燈泡奶茶」為例,就是因為女兒從小不能喝有刺激性的飲料,如茶、咖啡、巧克力、汽水等,王世明想破腦袋,最後還是喝了友人送的冬瓜茶得到靈感,用冬瓜茶取代了紅茶,滿足女兒不能喝茶的遺憾。

王世明看視頻學做麵包(蔡德發攝)

去年,王世明會從零開始摸索研發生吐司,也是因為女兒。在疫情的衝擊下,王世明的行銷業務去年全停,加上堅持不裁員,開門就燒錢,逼著他必須另謀生路;當時,女兒每天到公司用他的辦公桌念書準備大學考試。

考慮到女兒的零用錢向來只花在三個地方:交通、參考書和養生麵包,王世明決定利用疫情下的空閒時間,看視訊學做麵包給女兒吃,沒想到,做著做著就找出一個新生意。

王世明試做過車輪餅、餅乾、蛋糕、布丁……,但都有一個問題:門檻低、競爭多,最後才選定工序複雜、原料講究的日式生吐司。

王世明不是發明家,而是行銷家,他不會原創,但卻擅長改良。台灣生吐司市場,已經有不少日本品牌,台灣業者也習慣全部使用日本原料,但王世明自問:如果照搬日本配方、日本原料,拚得過日本品牌?

所以,在研發日式生吐司時,王世明不斷嘗試去改變日本的配方、用其他國家的原料取代日本原料、改變日本的工序,同時增加台灣人喜歡的口味。

以最受歡迎的金沙生吐司為例,王世明就是使用屏東紅蛋蛋黃,用民間米酒去腥,烤到蛋黃出油,打散過篩後,加糖加鹽,再用法國奶油炒1個小時。原料、工序都是自己摸索出來的,即使公開配方及工序,別人也很難仿製。

不過,所有的商品要成功,只會做、不會賣,是不行的。王世明原來就有保險和直銷的小社交圈,生吐司從試吃到銷售,都透過這個早已熟悉的圈子進行,穩紮穩打。

即使不打廣告、不開店,透過口碑行銷,王世明的「水水念生吐司」在1年內已經擁有約2千名死忠顧客,位在士林前港游泳池旁的辧公室雖然不掛招牌,也經常有客人上門要貨。

如此穩紮穩打跟過去「燈泡奶茶」、「王董茶葉蛋」的暴紅手法,完全不同。

暴紅的燈泡奶茶(王世明提供)

王世明表示,燈泡奶茶暴紅完全不在計畫內,只是兩位試鏡的女模自拍產品放到臉書上,第二天,公司就被顧客「團團包圍」;那時,每周三下午2點開賣,1瓶100元、限量200瓶的燈泡奶茶,都是開賣10分鐘就賣完;但這種好光景維持不過半年。

王世明指出,由於事先沒有註冊,燈泡奶茶很快就被仿冒,出現在全台的夜市裡。

什麼叫「排隊美食」,看看燈泡奶茶。(王世明提供)

(王世明提供)

這次因為疫情,王世明被迫要另謀生路,才幾經嘗試找到生吐司的新產品,又因為疫情那裡都去不了,讓他有時間去思考去準備,考證照、申辦食品工廠執照、設計產品LOGO、開展網路行銷、規畫實體店面。等一切都準備好,王世明準備8月份開始正式推出「水水念生吐司」。

相關新聞

更多發言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