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觀點|藍營認同者未增 民眾黨聲勢上漲|政治

A-
A
A+

防疫不力,民進黨認同者3個月內流失約300萬人,比台中市的總人口還多;但最大在野黨國民黨並未因此得利,認同者比例仍在低點,反而是第三勢力民眾黨認同者比例在1個月裡爆增7.1個百分點。鐵票板塊發生巨大位移,將如何影響未來的內閣改組及明年地方選情,引發關注。

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左) 

 根據台灣民意基金會於6月15至19 日進行的調查,在20歲以上台灣人中,有二成八是綠營認同者,有一成九是藍營認同者,中性選民四成八。

 

  民調主持人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指出,6月和3月兩次民調結果出現極大差異,過去三個月,民進黨認同者銳減15 個百分點,國民黨認同者一樣維持在一成九;中性選民數量暴增12個百分點,藍綠差距從三個月前的24.1個百分點,急遽縮小到 9.3 個百分點,而中性選民 (獨立選民)規模上升到48.2個百分點,宛如新造山運動一般。 

 游盈隆形容,這是戲劇性的台灣人政黨認同大轉變,也是台灣政黨政治地基的巨變,執政的民進黨認同者三個月內流失15 個百分點,等於將近三百萬人,比一個台中市人口還多;值得注意的是,當5月疫情爆發重創綠營時,藍營認同者幾乎沒有任何增減,而中性選民則飆升12個百分點,到達四成八,這很可能代表一個重大「選民解組」 (Partisan de-alignment)的前兆,非常值得注意。 

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這種罕見的政黨認同短期內巨變?游盈隆指出,從短期來看,單一最重要因素無疑是五月疫情大爆發所引起對執政黨的強烈不滿,這可能涉及五個面向:第一,疫情爆發造成空前大量確診者和死亡人數本身就是一個重要因素;第二,疫情爆發後,政府隨即發布三級警戒,對人民日常生活造成全面性的影響,尤其是健康與經濟層面的嚴重衝擊,政府緊急措施或許無可厚非,滋生民怨則是必然;第三,疫情緊急,疫苗嚴重短缺,造成人民普遍不安的心理;第四,蔡英文政府的疫苗政策力主國產疫苗只需完成「擴大二期」人體實驗解盲成功後,就會給予「緊急授權使用」 (EUA),受到知識界嚴重質疑,社會反對聲浪日趨強烈;第五,日益增多的民眾質疑 蔡政府整體疫苗採購資訊不透明,且疑慮日深。 

台灣民意基金會6月的全國性民調的相關發現也提供佐證,多數國人不支持政府給予僅完成擴大二期人體實驗解盲成功的國產疫苗EUA,多數國人不同意蔡政府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時才全力發展國產疫苗的政策。 

更明顯的是,今年3月的台灣民意基金會調查顯示,有高達六成八國人對國產疫苗有信心,但最新6月民調卻顯示國人對國產疫苗有信心者只有四成七,三個月內對國產疫苗有信心者銳減21個百分點,同時,沒有信心者劇增20個百分點。由此可見,民進黨政黨認同度原本長期維持在舒適的高原期,為什麼在疫情爆發後銳減 15 個百分點,形成一種幾近九十度「墜崖式垂直崩落」?一言以蔽之,人民的常識和理性是不容挑戰的,尤其在生死關頭。 

  游盈隆引用1957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Albert Camus(卡繆)在《瘟疫》( The Plague)一書中的內容「對付瘟疫,唯一方法是正派」稱,當政者應引以為戒。 

 政黨認同,綠降藍不升,得利的就是第三勢力的民眾黨。游盈隆引用 2016年5月到今年6月台灣人政黨認同的長期調查指出,6月民調顯示,二十歲以上的台灣人中,有 48.2%自認是中性選民,創下 2018 年7月以來的新高紀錄,也寫下自2016年 5月以來的第二高紀錄;從另一個角度看,自2016年5月民進黨重返執政到現在五年多,只有兩次中性選民總數多於兩個主要政黨認同者加總,一次是2018年7月,另一次就是今年6月;這個現象意指主要政黨失敗,政黨政治失靈,兩大黨失去代表和整合民意的功能,絕大多數人民對兩大黨強烈失望和不滿;這也意味著當前由兩大黨數小黨所組成的台灣政黨體系可能面臨新一波重組的壓力。 

游盈隆強調,有一個重要的跡象值得關注,那就是,台灣民眾黨在疫情最嚴重期間異軍突起,在過去一個內,政黨支持度如旱地拔蔥,上升 7.1 個百分點。 

 此外,根據2020年12月台灣民意基金會的調查,民眾黨在當時擁有全國14.2%支持者中,有26.9%自認是民進黨認同者,35.5%自認是國民黨認同者,37.2%自認是中性選民;如今,在全國15.6%支持者中,只有6.4%自認是民進黨認同者,31.4%自認是國民黨認同者,61.4%自認是中性選民;這是民眾黨一個微妙且重要的質變,顯示民眾黨從過去由橫跨藍綠及中性選民的鬆散政黨,現在開始有自我認同,高達六成一的支持者自覺和兩大黨有明顯區隔,這有點像是「少年轉大人」的過程。 

 此外,上述的發現,再一次證實民眾黨支持者中有三成一是國民黨認同者,這表示民眾黨和國民黨的社會基礎有某種程度的重疊,同時,民眾黨和民進黨的「重 疊支持者」(Overlapping Supporters)關係已經非常淡薄。 

 6月台灣民眾黨的躍起,究竟是情境刺激下的一時現象,或一種穩定成長的現象?時間很快會證明這一切。

相關新聞

更多發言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