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觀點|消滅新冠病毒的藥物-伊維菌素(下)

A-
A
A+

The Drug that Cracked COVID 

May 01, 2021 01:43PM ● By Michael Capuzzo

消滅新冠病毒的藥物   作者 麥可·卡普佐  譯者 陳昌明醫師

2020年12月為伊維菌素作證後,柯瑞當天上午臉色暗沈的離開參議院聽證會場,內心充滿厭惡感。這場聽證還沒開始就註定完蛋了。當威斯康辛州的共和黨參議員朗·詹森(Ron Johnson)(柯瑞堅決不與他分享政治觀點)召集有關新冠早期治療的聽證會時,《紐約時報》預先刊登了一篇文章,打壓聽證會為反科學的瘋子組成的小組,由川普推動為了誇大可疑的理論與有問題的治療所做的論壇,包括羥氯奎寧(hydroxychloroquine)。聽證會遭到七位民主黨參議員一致的抵制,這些民主黨議員總共從輝瑞,阿斯利康,強生,默克,吉利德,等等大型製藥公司獲得總計130萬美元的費用。七名共和黨參議員中的四位也參與抵制,包括猶他州的密特·羅姆尼(Mitt Romney)(他從大型製藥公司收受超過300萬美元),俄亥俄州的羅伯·波特曼(Rob Portman)(收受542,400美元),以及佛羅里達州的瑞克·史考特(Rick Scott) (他擁有瑞德西韋製造商吉利德的股票,價值超過100萬美元。)

民主黨主席,也是密西根州參議員蓋瑞·彼得斯(Gary Peters)在朗讀開場聲明後離開現場,他說「這個聽證會用公共衛生玩弄政治。」。 柯瑞被激怒了。他說:「針對這個首席議員的開幕聲明,我想提出我的憤怒」,「我被抹黑為政客!我是一名醫師,也是一位科學研究者。除了獻身於科學真理和對病人的治療以外,我沒有做其他事情。」

但是聽證會後第二天,攻擊仍持續著。馬里克稱呼這些人為「所有科學和醫學之神」,居然集體下凡想要徹底擊垮這個贏得諾貝爾獎的小藥片。紐約時報的標題是:「參議院聽證會提倡未經證實的藥物與有關新冠病毒的可疑主張」,抨擊伊維菌素療效未經證實,但從未提及柯瑞或他的證詞。在隨後的幾天,世衛組織指引委員會在承諾進行徹底審查的幾個月後,未經表決便否定伊維菌素,因為一個較小的咨詢委員會先扔掉所有最有力的證據,包括世衛組織顧問自己的報告,柯瑞說:「他們先將大部分證據統統去掉,然後拿著剩下的一點碎屑,說伊維菌素療效的確定性很低。」

伊維菌素是默克公司於1981年開發的絲每妥(Stromectol)的學名(註:科學名稱)。盡管該藥物於1996年專利過期,但默克每年仍在非洲免費發放數百萬劑,他們還在其公司總部以及世衛組織的日內瓦總部各放置一個雕像,紀念該藥物與人道主義消滅寄生蟲的巨大成就。但是最近,默克公司發出有關伊維菌素的嚴厲警告,它似乎出自行銷部門之手。柯瑞說:「沒有科學數據來支持默克的聲明,一夜之間伊維菌素突然變得很危險。」另一家製藥公司的首席執行官私下指出:「人們一定會注意到默克知道自己在說什麽,因為伊維菌素是他們公司的藥。」但是默克如果對這個失去專利的藥說好話,是對自家公司「極為不利的」,因為它已經花費數億美元,研發一個抗病毒的口服新冠藥物,是伊維菌素的競爭對手,價格可能是每劑3,000美元。」

全球主要新聞媒體對伊維菌素的封鎖正如同鐵幕一樣。記者們大肆報導印度與巴西的新冠恐怖事件,卻不報導伊維菌素正撲滅巴西雨林中的P-1變種病毒,並在印度殺死新冠病毒與所有的變種病毒。伊維菌素在南美拯救成千上萬人的生命不成為新聞,嘲笑南美的農民們服用馬膏(馬用伊維菌素)反而成為新聞。柯瑞說,記者們不讓世界知道全球新冠大流行中最有效且拯救無數人性命的治療方法,特別是對老年人,有色人種和貧苦大眾,正值他們在擔憂這些族群截然不同的死亡率。

在柯瑞作證後第三天,美聯社(Associate Press)「事實核查記者」採訪他二十分鐘。柯瑞說:「我說明所有存在的試驗證據(包括超過十五個隨機試驗,與多個觀察性試驗),所有證據都顯示伊維菌素的巨大好處。」然後她寫:「美聯社的評估:假消息,沒有證據顯示伊維菌素已被證明對抗新冠病毒是安全或有效的治療。」像許多批評者一樣,她沒有詳細探索伊維菌素的數據或證據,反而引用美國國家衛生院或世衛組織沒有推薦,僅僅用「證據不足」來否定它。如果詳細描述這些有關伊維菌素的真實證據,將使美聯社和公共衛生機構處境難堪。因為他們很難解釋為何在這些事件中,開發中國家成千上萬窮人的生命並不算數。

不只在媒體,同樣在社交媒體,伊維菌素已經激起一種奇怪新型的西方與藥界帝國主義。2021年1月12日,巴西衛生部以推特向其120萬名關注者發佈一則推文,建議他們在染疫後不要等待,以免為時已晚,而應該「去衛生單位要求接受早期治療」,這導致推特把世界第五大主權獨立國的官方公共衛生聲明下架,稱它「傳播誤導性和可能有傷害的信息」(伊維菌素在推特的代碼是早期治療)。1月31日,斯洛伐克衛生部在臉書上宣布,決定允許使用伊維菌素,導致臉書刪除此説帖,並移除公佈此說帖的群組網頁「伊維菌素給醫師團隊」(Ivermectin for MDs Team),這個群組有10,200名成員來自100多個國家。

在阿根廷,海克特·卡瓦羅(Hector Carvallo)醫師教授的預防性試驗在研究者中享有盛名。但他說,他為伊維菌素的全部科學記載很快在網際網路被清除。「我很擔心」,他寫給馬里克和他的同事們:「我們已經影響人類身上最敏感的器官:錢包...」

當柯瑞作證的視頻朝向900萬次觀看攀升時,谷歌擁有的油管(YouTube)刪除他在參議院的官方作證視頻,說它危害社區。柯瑞最大的發聲管道也被消音。

然而,珍(Jan)聽到了柯瑞的聲音。在元旦早晨觀看柯瑞醫師的採訪後,她覺得已經聽足夠了。她的手指飛快的輸入給她女兒哈莉的簡訊:「這是麥可母親需要服用的藥物...就是現在!!!!...你們需要掌控她的治療。」

哈莉將這簡訊給她丈夫看。但是麥可·斯美科維奇不感興趣,他心存懷疑。認為一位醫師在網際網路推銷治療新冠病毒的「神奇藥物」,聽起來相當可疑。「這個頻道告訴你,你必須服用伊維菌素,但是有像匿名者Q (QAnon)這樣的陰謀論者,告訴你該服用什麽。」他說。

他和妹妹回到醫院的停車場祈禱,並把一束麥拉(註:mylar,一種塑料)氣球,其中有一個粉紅色心型氣球,上飄到母親病房的窗戶,但是這些都不管用。最後,麥可觀看作證視頻,認為柯瑞真是了不起,有最高的可信度,「他的熱情實在瘋狂」。幾分鐘內,「我打電話給加護病房,並告訴主治醫生,‘我們希望媽媽服用這個藥物’。」

醫師說不行,伊維菌素未獲核准用於治療新冠,「我們不對患者進行藥物實驗」。 但是麥可催的更緊,他說:「我是隻公牛(註:固執)」。 經過數次來回溝通,一位醫院主管同意使用一劑15毫克伊維菌素。不到24小時後,「媽媽移除呼吸器。」

護士們驚呆了,麥可雀躍不已。第二天,他的母親坐在椅子上,用Zoom與他交談。但是隨後茱蒂的病情退步。他們把她轉到心臟科的樓層,麥可說,「她的心臟跳動很快,她(病情)正在走下坡。」他請求醫師再給母親一劑伊維菌素。這次,醫師和主管都堅拒他的請求。同一天,這家人聘請水牛城的律師勞夫·樓瑞果(Ralph Lorigo),他研究柯瑞的作證視頻和前線新冠重症照護聯盟網站,並控告醫院,要求提供更多伊維菌素給這家人的母親。

紐約州最高法院的亨利·諾瓦克(Henry Nowak)法官基於「這是攸關生死的事情」,同意緊急審理此案。他裁定說,一名婦女在全球瘟疫中因爲沒有可以治療新冠病毒的藥物,即將死去,然而一種安全且歷史悠久的藥物造成她「奇蹟般的好轉」,因此命令米勒德·菲爾默郊區醫院立即遵照茱蒂家庭醫生的處方,再給她服用四劑伊維菌素。

醫院拒絕執行法官的命令。醫院的律師堅持舉辦一場聽證會,他主張沒有患者有權利選擇他們自己的藥物。這場辯論進行時,茱蒂正躺在病床上逐漸死去。柯瑞說:「世界已經瘋了」。在世界各地,人們為自己的生命奮鬥,不僅需要對抗新冠病毒,還要對抗他們自己國家的公共衛生機構,深受尊重的醫院以及長期信賴的醫師們,以爭取權利服用這顆可以擊潰新冠病毒的小藥丸。

曼尼·依思皮諾薩(Manny Espinoza)醫師在其德克薩斯州的醫院內因新冠瀕臨死亡,當時他的妻子艾瑞卡·依思皮諾薩(Erica Espinoza)醫師要求主治醫師們嘗試使用伊維菌素作為最後手段,但遭到拒絕。艾瑞卡租用一架救生直升機,將曼尼帶到前線新冠重症照護聯盟共同創辦人約瑟夫·瓦隆(Joseph Varon)的休士頓醫院,只為了這個便宜的小藥丸,服用四天後讓她的丈夫坐起身來,微笑的跟他們的孩子們說這個救他性命的「奇蹟」。瓦隆醫師說,「我們每天都會看到這種情況,他們說這是個奇蹟,我說這是科學,但這是事實。」

在喬治亞州的亞特蘭大市(Atlanta),八十四歲的小路易斯·格賽特(Lou Gossett Jr.),演過「軍官與紳士(An Officer and a Gentleman)」榮獲奧斯卡金像獎。他染疫後病情極為嚴重,醫師說因為他的肺功能住院三天持續衰竭,這時兒子為他辦理出院。幫他聯絡一位在佛羅里達州的前線新冠重症照護聯盟醫師,讓他服用伊維菌素後,格賽特很快康復,他為前線新冠重症照護聯盟醫師們製作了一個很短的影片,結尾是:「我非常感謝你們所有人,因為是你們拯救了我的生命。」

在奧克拉荷馬州的庫欣市(Cushing),藍迪·格里能(Randy Grellner)醫師看到柯瑞的作證視頻,開始給他的新冠病人服用伊維菌素,他用這個藥物來治療寄生蟲已經很多年了,而且很安全。給新冠病人服用這個藥的原因是他「厭倦這種心痛, 厭倦這種折磨…已經看夠死亡與絕望。」在幾周之內,不堪負荷的診所從每天25例新冠感染下降到2例。格里能醫生說:「第一件讓我驚訝的事是75歲與85歲的病人們居然可以這麽快康復。我知道這件事情有爭議。我沒有政治動機。除了讓(染疫的)丈夫們和妻子們團聚,我沒有其他願望。如果你惹來麻煩,因為你服務的機構說你不可以使用伊維菌素,我會質疑該機構。如果我們不能為患者做最好的事情,那麽我們不如換個職業。」

在水牛城,攸關茱蒂·斯美科維奇命運的聽證會進行了四十分鐘後,米勒德·菲爾默醫院的律師終於同意,如果家庭醫生交付處方,茱蒂可以服用伊維菌素。經過不少麻煩(包括需要專人將伊維菌素由另一家醫院護送過來)。樓瑞果律師說:「當天晚上11點,她接受了第二劑伊維菌素。她立即開始好轉。之後再追加三劑伊維菌素後,她離開了心臟科樓層,回到了新冠樓層。她的新冠感染被治癒,她出院了。」

一周後,娜塔莉·金道拉(Natalie Kingdollar)六十五歲的母親格妮娜·迪金森(Glenna Dickinson)在羅徹斯特總醫院(Rochester General Hospital)使用呼吸器,因為新冠感染瀕臨死亡,醫師們已經用盡了所有治療選項。娜塔莉從《水牛城新聞(Buffalo News)》讀到茱蒂康復的故事,在媒體封鎖下,這如同黑暗中的救命閃光。娜塔莉說服加護病房醫師給她母親伊維菌素。娜塔莉從沃爾格林(Walgreens)藥房花費83美分領取一劑12毫克伊維菌素,提供給她母親服用,十二個小時以後,格妮娜的生命跡象已經改善很多。樓瑞果(律師)說「她的生命現象完全穩定,且情況越來越好。」他們將呼吸器使用頻率降低50%,也不再需要把她翻身成俯卧姿勢以獲得更好的氧氣流量,他們將格妮娜轉移到「低層級的加護病房」。

給格妮娜處方伊維菌素的是麥蒂娜紀念醫院(Medina Memorial Hospital)的內科醫師兼內科主任湯馬斯·米底捷斯基(Thomas Madejski),紐約州醫學會前會長,水牛城大學醫學和藥理學臨床講師,以高齡醫學專家擔任美國醫學會董事。米底捷斯基也是一個護理之家的醫療主管,他說自已經成功地使用伊維菌素,平息紐約三個郡老年人感染的新冠病毒。

米底捷斯基(Madejsk)醫師已為格妮娜服務14年,現在,他給格妮娜開出伊維菌素整個療程的處方,使治療得以完整,但被拒絕。加護病房醫師和羅徹斯特總醫院拒絕給病人服用這種藥物,因為食品藥物管理未核准伊維菌素治療新冠(食品藥物管理的預算恰好有75%來自大型製藥公司 )。州最高法院另一位法官根據皮爾·柯瑞和前線新冠重症照護聯盟提供的科學證據,命令醫院按照醫師處方額外配發這些少量藥丸,格妮娜脫離呼吸器,現在回家了,她的新冠感染已被治癒。

茱蒂出院前幾天,本文作者正在採訪她的兒子麥可,問他對於母親即將回家這個好消息的看法,但他說,醫生們要再多等幾天,因為茱蒂仍然有點“喘”。「在多次採訪皮爾·柯瑞後,我的腦海響起警鐘。」。我傳話給柯瑞,他直接打電話,麥可·斯美科維奇聽到醫師的聲音後情緒激動起來。「是他,就是這位醫師。」他喊著,將電話遞給家人聽。「你們聽聽他的聲音。」。柯瑞指導復健中心,詳細解說高齡新冠患者逐步減少使用皮質類固醇的複雜過程,柯瑞說,這比一體適用的政府治療規範更加細膩,因為醫師們不加思考就照著這些規範進行治療,將造成許多沒有必要的死亡。在復健中心住院一個月後,茱蒂幸福而健康地回家,與孩子與孫子們團聚。

茱蒂很驚訝地從孩子們那裡知道,當她感染新冠病毒臥床昏迷瀕臨死亡時,她成為《水牛城新聞》的頭版故事,以及在一場新革命中成為聖女貞德般的人物,這位祖母在這場伊維菌素的戰役,贏得第一場法律鬥爭。這是前所未有的民權起義,由醫師,護士,科學家,贏得諾貝爾獎的生物學家,億萬富翁醫療慈善家,民權運動者,以及橫跨歐洲,亞洲,南美,非洲,加拿大和美國的數千名平民,對抗一個由大數據驅動的全球醫療體系。他們為失去的小事情而戰,這個小數據(指伊維菌素療效的數據刻意被隱瞞或抹黑誤導)-涵蓋醫病關係的神聖性,希波克拉底誓詞的存活,以及最重要的公民權⋯生命權。

柯瑞有時會因為那些反對他的力量而感到絕望。「我們小小的伊維菌素有這麽多強大的敵人」他說,「這是大衛對抗十個歌利亞(註:Goliath是聖經提到的巨人,在此也可以指大製藥公司)。」但是,信息還是傳開了。超過20個國家,代表地球人口約20%,使用伊維菌素,並被列入許多國家的治療規範。似乎每天柯瑞都能聽到一些消息,譬如一位多倫多醫師,是保加利亞人,用柯瑞的數據去說服他祖國的衛生部長同意(使用伊維菌素)。柯瑞每天都會與不斷增加的17,000個推特追隨者進行交流,他那篇研究伊維菌素的同儕評審論文最近在網路爆紅,成為網路論文中被討論最多的學術論文之一,這是由另類計量學 (Altmetric)追蹤1,700萬篇學術論文所得。

每個星期三晚上,柯瑞都以主要特別來賓身份會參加由前哥倫比亞廣播公司記者貝西·阿栩彤(Betsy Ashton)主持的前線新冠重症照護聯盟網絡研討會,這是「伊維菌素60分鐘」(註:CBS「60分鐘」是知名節目),柯瑞與公眾交談並回答他們的問題。 最近,他報告說,墨西哥是「世界之光與典範」,去年秋天墨西哥用伊維菌素測試與治療國民,解決類似印度發生的新冠危機,目前該國的個案發生率和死亡率都屬全球最低。在會上,柯瑞還公佈一個對住在印度維沙卡巴南(Visakhapatnam)的一位著名外科醫師兼醫院業主的採訪,內容是他在當前悲劇性「新冠海嘯」中治療了許多新冠患者,並傳達一個充滿希望的消息,位於新德里的全印度醫學科學院最近核准伊維菌素用於早期和居家治療,這位外科醫師說「這將是印度乃至全世界改變現有治療模式者」。「去年八月,伊維菌素在印度北方邦獲得官方治療許可後,許多邦跟隨使用,這拯救2020年的印度。」他寫出來。但從今年一月起發生許多政治變化,它「被大型製藥商和大科學家們惡意汙蔑。」,許多醫師停止使用它,新冠的預防和居家治療崩潰,埋下醫院超量負荷危機與許多不必要死亡的種子。

「我們懇求其他國家的衛生機構和主流媒體,不要惡意詆毀伊維菌素。」這位印度醫生寫道「伊維菌素正在拯救印度和非洲(人民)。」。柯瑞當晚報告這些新聞時,對「象牙塔內和公共衛生機構內的醫師科學家們」感到厭惡,他們「搞不清楚狀況」;由於科學家們「對如何治療這個疾病以及該做些什麼是完全脫節的」,現在必須由醫師們來拯救生命。他的導師把眼光放得更遠。「我們覺得最可悲的是,我們知道這個藥物可以改變疫情並拯救生命」馬里克說,「但似乎沒有人真正在乎或傾聽我們」。然而,「我們覺得我們不能被噤聲,我們就是不能(保持沉默),因為你知道真相終將勝利。」

「這就是科學一直進步的方式。」柏克維茲醫師說。他從茱蒂·斯美科維奇的康復中看到希望。「這就是身為醫師的本色」他說。「塔木德經(註:Tamud是一部猶太教經典)有言,如果你救一條命,你拯救整個世界。」(完結) 

消滅新冠病毒的藥物-伊維菌素(上) 

消滅新冠病毒的藥物-伊維菌素(中)

相關新聞

更多發言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