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觀點|消滅新冠病毒的藥物-伊維菌素(上)

A-
A
A+

The Drug that Cracked COVID 

May 01, 2021 01:43PM ● By Michael Capuzzo

消滅新冠病毒的藥物   作者 麥可·卡普佐  譯者 陳昌明醫師

2020年12月18日上午,當新聞播報員宣布紐約市新冠死亡人數的嚴峻紀錄,以及氣象員預測水牛城將迎來白色聖誕節,茱蒂·斯美科維奇(Judith Smentkiewicz) 做完清潔房子的工作正開車回家,對即將到來的聖誕假期感到興奮。 但是她的背部很痛,並感到異常疲憊。「我以為這只是年齡因素,我已經八十歲,且每天都在工作,」她說:「我從沒想過新冠。」

茱蒂位於水牛城以東奇克托瓦加鎮(Cheektowaga)的一所小房子,已經為聖誕節做好準備。女兒蜜雪兒(Michelle)家住幾英里外,每天與母親通話五次。外孫女和媽媽一起在茱蒂家的前院草坪上搭起了聖誕樹,裝飾品和雪人,看起來就像《美好生活(It’s a wonderful life)》電影中的場景。兒子麥可(Michael)與媳婦哈莉(Haley)從佛羅里達州回來,幫助妹妹蜜雪兒準備聖誕平安夜大餐。通常這種家庭聚會多達2 5人,但今年只有直系親屬參與,「疫情改變了一切日常」。麥可今年57歲,已經沒有在水牛城居住將近30年,他很喜歡這趟省親之旅。

但是現在麥可有些擔心。媽媽每天睡十二個小時,無法進食,無法拿起電話。她一直說:「我很好,只是有些累。」。茱蒂平時不是這樣的,她總是天亮就起床。 身為單親母親,她撫養兩個孩子長大,在大都會人壽保險公司(Metropolitan Life Insurance Company)擔任辦公室經理工作35年後,她仍然每周五天在早上與女性朋友們一起打掃房屋,以「保持忙碌」。 聖誕節前三天的12月22日,茱蒂核酸檢測陽性。

「我們全家受到極大的驚嚇。」麥可說。家庭的聖誕夜聚餐被取消,茱蒂留在屋內居家隔離渡過聖誕節,聖誕節後四天,她被救護車送往米勒德·菲爾默郊區醫院(Millard Fillmore Suburban Hospital),在除夕夜,麥可和蜜雪兒接到醫院電話,說他們的母親正被轉送至重症加護病房。 一切發生得如此之快。麥可說, 「我們再不能和她在一起,我們無法握著她的手,不能和她一起睡在房間裡。」 他開始記筆記,以了解所有這一切。 他寫道:「當媽媽同意使用呼吸器時,電話裡傳來的嘶啞聲音,令人心碎。」

他的母親被藥物鎮定,沒有反應,處於類似昏迷的狀態,一旁的呼吸器機械性的幫忙她呼吸。 醫師說,他們無能為力,她的生存機會非常渺茫。茱蒂所獲得的「治療」,符合新冠感染全球治療標準,這也是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美國國家衛生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和所有其他主要公共衛生機構推薦的做法,它被稱為「支持性治療」。茱蒂在發病早期被告知留在家中,因為反正醫師無法為她做任何事情,所以最好讓患者遠離醫師和其他所有人。直到第二周後茱蒂的呼吸變得困難,那是這個疾病已進入潛在致命階段的跡象,因此是時候該去醫院了,但醫師還是幫不了太多,只是提供更多的「支持性治療」。 換句話說,茱蒂完全只能依賴自己的求生能力。《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在2020年3月17日發表一篇報導,標題為「數百名科學家努力尋找新冠治療方法」,報導說:「目前沒有一種抗病毒藥被證明對新病毒有效。」當時是疫情大流行的第七天,全球死亡人數為7,138。《紐約時報》說:「當人們被感染時,醫師所能提供最好的就是支持性治療---患者需要攝取足夠的氧氣,控制發燒,如果有需要,則使用呼吸器將空氣吹入肺部,以提供時間讓免疫系統抵抗感染。」 本文章出刊時(註:2021年5月初),全球死亡人數已超過330萬人,科學家們仍在絞盡腦汁尋找藥物。在2021年,美國國家衛生院和世界衛生組織依然只是建議使用退燒藥泰理諾(註:tylenol,台灣仿製藥如:普拿疼)和水。目前沒有被核准的治療方法,可以治療所有階段的新冠感染。

美國國家衛生院院長法蘭西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醫師最近在哥倫比亞廣播公司「60分鐘」節目(CBS 60 Minutes)中說,即使推出疫苗,「它們也無法解決所有問題」,變種病毒在富裕國家威脅要打敗疫苗並持續席捲全球,因為佔全球79億人口大多數的可憐窮人,無法在短期內注射大藥廠生產的疫苗,致使病毒一直在這些人當中發生突變。 據《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報導,2021年全球死亡人數將很快超過2020年,預計還有數百萬人將死亡。柯林斯說:「人們將繼續染病,我們需要為這些人提供治療。」

麥可經常給醫師和護士打電話,但「除了一堆壞消息,我們什麽也沒聽到,媽媽並沒有好轉。他們認為這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她的身體狀況很糟糕,要我們有所準備。」

醫師和護士說,他們已經用盡了所有治療選擇,但與許多其他病人一樣,茱蒂很可能會死。他們說,當一位80歲的新冠高齡患者用上呼吸器,這幾乎等同判了死刑,其中80%的患者無法存活。通常他們會停留在這種極重症狀態達一整個月,幾乎沒有任何變化。直到有一天,病人被無助的醫師和護士圍繞著,雲端視訊(Zoom call)裡迴響著親人們的哭聲與告別聲,病人身體變藍,窒息而死。

但是,當茱蒂躺在在水牛城東北八英里的小醫院病床上垂死掙扎時,維吉尼亞州諾福克市(Norfolk)南邊六百英里處,六十三歲的保羅·馬里克(Paul Marik)醫師,身為東維吉尼亞醫學院(EVMS)的講座教授,也是世界知名的臨床醫學研究者,正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準備用一種可以終結新冠病毒的神奇藥物來拯救茱蒂的生命。然而,發現這個藥物是一回事,想要及時把它送給茱蒂的醫師以挽救她,或將其送給成千上萬需要的人,將是件折磨人的過程。其中的艱辛,堪比1925年艾迪塔羅德狗拉雪橇伕(Iditarod Mushers),在冰天雪地中載著血清奔馳675英里,到阿拉斯加的諾姆市(Nome),以便柯帝斯·威爾曲(Curtis Welch)醫師用它制止白喉病的流行。 但是,與1925年相比,這場「慈悲大競賽」的成功機會要小得多,因為它的主要障礙不是大自然(惡劣的環境),而是其他人的心智與心腸。

馬里克已經習於逆境求勝。這位傳奇的教授,身高6英尺,重230磅,禿頂,厚胸,在南方呆過三十年,有著清楚的南非本土口音並帶著美國南方音調,他是醫學史上發表論文第二多的重症加護醫師,擁有500餘篇經過同儕評審的論文和書籍,他的創作得到43,000次學術引用,而且在研究上獲得“ H”等級,這比許多諾貝爾獎得主還要高。馬里克是世界著名的「馬里克雞尾酒療法」的發明者,這是一種革命性的組合療法,使用廉價,安全,失去專利的仿製藥,經過食品藥物管理局核准的藥物,如果在發病後迅速送院接受治療,可在世界任何地方將敗血症的死亡率從20%-50%大幅降低到接近於0,無論是在蘇黎世,辛巴威,芝加哥或者成都的任何一家醫院。2016年,馬里克在該領域享有最高聲譽的同儕評審期刊上發表了所謂的「HAT治療法」(Hydrocortisone 氫化可體松,Ascorbic acid抗壞血酸[靜脈注射維生素C]和Thiamine維生素B1),此後,他以「馬里克雞尾酒」享譽全球,人們利用詹姆斯·龐德(註:電影007英國情報員)手持馬里克雞尾酒的網際網路爆紅梗圖(上面寫著:輕輕搖晃,不可攪拌)來慶祝他。馬里克在全球重症加護病房,被視為改善敗血症治療方式的歷史性人物,根據《柳葉刀(Lancet)》期刊的統計,敗血症在去年已超過癌症和心臟病,成為全球頭號殺手。馬里克被稱為古怪的天才,也是一位非常善良的醫師(要知道,他的頭號對手在醫學期刊上發表最多論文,並沒為病人看診),自新冠病毒爆發以來,他就一直在尋找有效的治療方法。 

現在,當茱蒂的醫師們陷入治療困境時,馬里克正不分晝夜地在東維吉尼亞醫學院校園內的森塔拉·諾福克總醫院(Sentara Norfolk General Hospital)裡工作。這是有563張病床的大型教學醫院,馬里克時任該醫院胸腔科和重症加護病房主任,他在這裡治療著數百例新冠重症患者,許多病人由有180萬人口的漢普頓錨地(Hampton Roads)各個地區,轉診過來給他治療。

新冠全球疫情迫使馬里克在晚上使用Zoom軟體進行大教學(也稱為大查房,grand rounds),並製作油管(YouTube)影片,指導世界各地的醫師和醫院治療新冠,在線上向全世界的醫師們發送每日一則東維吉尼亞醫學院新冠治療規範,同時努力檢索文獻,尋找「神奇藥物」以期拯救茱蒂·斯美科維奇這樣的新冠患者,並結束這場全球大流行的疫病。

在許多人看來,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當整個世界生活在新冠大流行的噩夢中,正像麥可·克里奇頓(Michael Crichton)的科幻恐怖片場景那樣,地球正面臨瘟疫的末日劫難,數百萬人喪生,醫師們無能為力,只能期待傑出的藥理科學家們競相開發疫苗以拯救人類,這也是電影的最後一幕,然而,保羅·馬里克的腦海裡播放著另一部電影。他感到吃驚且恐懼的是,當本世紀最嚴重的疫災摧毀整個世界時,為什麽所有國家和國際公共衛生機構都建議,讓這些有史以來訓練最有素且裝備最精良的醫師們退居一旁,等待大型製藥公司的科學家開發疫苗。馬里克說:「說醫師們無技可施,是一種治療學的虛無主義。所謂“支持性治療”根本不是真正的治療。」。馬里克的回應方式是,他召集四個最親密的好友,他們也恰好是世界上四位頂尖的學術型加護病房醫師。馬里克向朋友們提出挑戰,要求他們參與他共組一專家小組,在治療新冠患者時,不斷查閱文獻,並製定出治療規範,這是全世界無數黑人,棕色人種和窮人們將需要的低成本的仿製藥物(註:又稱學名藥,原廠藥物失去專利以後,由其他藥廠用相同主成分製造的藥物)療法。從一開始,馬里克從一開始就預先看到(全局),否則(人類)將面對即將來臨沒有治療或疫苗的巨大災難。

這五位醫師著手拯救世界,他們比大多數人有更好的機會。在危機中,肺臟重症照護專家通常領導醫院的醫療團隊。馬里克的醫療夥伴皮爾·柯瑞(Pierre Kory)說:「在加護病房和許多疾病中,肺臟是最常衰竭的器官。所以肺臟重症照護醫師...就疾病所有面向與各個嚴重程度而言,是技術最為廣泛而熟練,最有學問和經驗的,其他科的醫師無法企及。」全球各地的重症加護病房正受到這個新的呼吸道瘟疫的打擊,但馬里克組織了一組強大的重症治療團隊,他們加起來共發表將近2,000篇經過同儕審查的論文和書籍,並且在治療多器官功能衰竭和嚴重肺炎型疾病,總共有超過一個世紀的臨床經驗。如果有人能夠在活著的患者遏止新冠病毒,那麽非他們莫屬。

馬里克求助於他在休斯敦(Houston)最親密的醫學同事,約瑟夫·瓦隆(Joseph Varon) 醫師教授。瓦隆是墨西哥裔美國人,在美墨兩個國家都有學術任命,其中包括德州大學健康科學中心(Univeristy of Texas Health Science Center),他的研究創新包括一個用來降溫的冷凍頭盔,當他中風時曾用來救過自己生命。 然後,馬里克招來敗血症療法的戰友,著名的吉阿佛朗哥·安伯托·美都理醫師(Gianfranco Umberto Meduri),他是意大利人,位於孟菲斯(Memphis)田納西大學健康科學中心(Univeristy of Tennessee Health Science Center)教授,非侵體性插管之父,也是使用類固醇治療急性呼吸窘迫症候群(ARDS)和新冠病毒的世界權威。馬里克還號召多年摯友同事及前住院醫師荷西·依格萊西亞斯(Jose Iglesias)醫師,他來自古巴,是與新澤西州薛頓·荷爾(Seton Hall)大學結盟的哈肯薩克子午線醫學院(Hackensack Meridian School of Medicine)醫學副教授,發表過很多醫學論文,並且擔任該州最大透析中心的主任。另外,團隊中年齡最小的皮爾·柯瑞(Pierre Kory)醫師,他是馬里克的門生,現年50歲,和馬里克一樣,是位身材高大且充滿研究熱情的醫師科學家。柯瑞曾擔任威斯康新大學麥迪遜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的副教授與重症加護病房主任,也曾是大學附設醫院創傷和生命支持中心主任(Trauma and Life Support Center),這是世界頂尖學術醫學中心之一。馬里克,美都理,瓦隆,依格萊西亞斯和柯瑞,其中四位是來自南非,意大利,墨西哥和古巴的傑出移民,一位是帶些傲氣的紐約人,如果你用傳統方法衡量他們經由研究突破或臨床服務所拯救的生命,這些人是新冠病毒全球疫災的最佳臨床醫師與研究者。

他們於2020年3月首度取得重大突破,當時全球疫災進入第三週,只有3,800名美國人死亡。他們基於這樣的想法,即新冠病毒有一個很大的弱點:它無法(直接)殺死任何人。經由一個邪惡的機制,馬里克相信「因為人類不夠聰明,無法破解這個機制,」數以兆計的新冠病毒讓無法殺死它的宿主難以招架而生病。但是在疾病的第二周,所有的新冠病毒都會死亡,就像大量自殺炸彈客從特洛伊木馬中蜂湧而出那樣,病人身體充斥「大量的病毒墳場」,誘發友軍攻擊(註:自己攻擊自己)的過度免疫反應,進而釋出災難性的多器官炎症和凝血現象,其場面是醫師們從未見過的。因新冠病毒感染而奄奄一息的身體是複雜而令人恐怖的景象。但新冠病毒的弱點很簡單:「作為肺臟重症照護醫師,我們知道如何使用皮質類固醇和抗凝血劑治療炎症和凝血。」馬里克說。「這是最高等級的(實證)科學。」

全球疫情伊始,馬里克和瓦隆領導的醫院就打敗新冠病毒。他們在醫院取得非常高的存活率,而當時在美國和歐洲,40%至80%的患者死亡。他們的成功是通過團隊針對新冠住院患者的「MATH +」治療規範實現,這目前已經非常有名。

使用安全,廉價,經食品藥物管理局核准的仿製藥混合配方,包括類固醇(甲基培尼皮質素),抗壞血酸(維生素C),噻胺(維生素B1)和血液稀釋劑「肝素」,是最早推出的全方位治療,積極的使用皮質類固醇和抗凝血治療來阻止新冠患者死亡。這兩種藥物的新用法,在初期遭受全世界所有國家和國際衛生健康照護機構的強烈反對,但後續的研究使兩者成為醫院照護的全球標準。此外,柯瑞,馬里克等人發表第一個全面性的新冠預防和早期治療方案(他們最終將其命名為I-MASK)。 該方案以伊維菌素(Ivermectin)為中心,這是川普總統在華特·里德醫院(Walter Reed hospital)使用的治療,媒體沒有報導此事,雖然它可能救了總統的命,但川普總統反而在吹捧大型製藥公司的新藥。

這些醫師在他們的非營利研究小組「前線新冠重症照護聯盟 (Front Line COVID-19 Critical Care Alliance)」的網站「http://www.flccc.net」即時發布他們的突破(重大進展),使世界各地的醫師都可以找到它們並立即使用。馬里克,柯瑞,瓦隆,美都理,和依格萊西亞斯在新冠全球疫災中成為重症照護人員眼裡的英雄,他們使用其治療規範拯救了數千人的生命,他們在美國許多醫院臨床人員的眼中亦然,包括位於新澤西州特倫頓市(Trenton)的聖弗朗西斯醫學中心(St.Francis Medical Center),那裡的艾瑞克·歐斯谷德(Eric Osgood)醫師使用這個網站的“MATH+”治療規範,成功終止他的醫院發生的死亡之後,他在為數千名加護病房醫師的私人臉書小組發布這個規範,並與全國各地的同事熱烈討論。馬里克和他的同事們每天收到超過五百多封來自醫師和患者的電子郵件,懇求幫助擊敗新冠。馬里克他們全都一一答覆,安慰患者及其家人,指導其他醫師,以及挽救生命。

電子郵件像是這樣的:

 ▍親愛的馬里克醫生:

我來自印度一個偏遠的地方(比哈爾邦 穆扎法爾布爾縣[Muzaffarpur, Bihar]),這裡的人們不太富裕,無法付擔昂貴的治療,但我完全使用你們提供的MATH+規範,花費極低的費用,拯救了數百病患。因為政府設施有限,我讓呼吸室內空氣血氧值只有72%的病人使用家用氧氣,採俯臥姿勢,和使用MATH+規範治療病人。 對此幫助,我無法用言語表達我的感激之情。因為這個治療規範,你值得獲得諾貝爾獎。再多的語言都無法表達我的謝意。

威默翰·庫瑪(Vimohan Kumar)醫師 

世界各地許多著名的醫師和科學家都認為馬里克,柯瑞,美都理,瓦隆,和依格萊西亞斯值得獲得諾貝爾醫學獎。紐約市麥迪遜大道(Madison Avenue)平衡健康中心(Center for Balanced Health)醫療長季慈·柏克維茲(Keith Berkowitz)醫師,前醫療長羅伯·艾特金斯(Robert Atkins)醫師,以及加州馬林郡(Marine County)無藩籬恢復診所(Recovery Without Walls Clinic )的創始人霍華·柯恩費爾德(Howard Kornfeld)醫師,在為患者搜尋新冠療法的文獻時發現馬里克醫師,並說服他成立非營利組織「前線新冠重症照護聯盟(FLCCC)」,以便把信息傳出去給全世界並拯救人類。

得過艾美獎的辛辛那提出版人喬依思·卡門(Joyce Kamen)和紐約市前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新聞記者貝西·阿栩彤(Betsy Ashton),把日常生活抛在一邊,開始不停的努力聯繫你們認識的與幾百名你們不認識的每位著名的電視新聞工作者,科學家和公共衛生專家,少數獲得普利茲獎的科學作家,五千多位名列特別新聞網沒得獎的科學作家,從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到全球廣播公司新聞(NBC News)到《大西洋》雜誌(The Atlantic) 的每個科學部門,每位州長和國會議員,川普總統,安東尼·佛奇(Anthony Fauci)醫師,以及當時的總統當選人拜登。沒有人回應。

當川普發表演說,佛奇,黛博拉·比爾克斯(Deborah Birx)醫師談論壓平感染曲線,遵守封城以避免幾百萬人的死亡之後,馬里克認為使用這個可以拯救幾乎所有人的治療,而且真正救病人生命的醫師們,如果有機會在一個平台上用幾分鐘時間向全世界分享他們的知識,這應該是一個好主意。馬里克說: 病人的死亡是毫無必要的,我們已經破解冠狀病毒的密碼。似乎沒有人在乎。

柯瑞甚至於2020年5月6日向參議院作證,這是他首次出現在尋求新冠治療方案的委員會面前,柯瑞說,類固醇對於挽救生命「至關重要」,但他得到的只是沈默與鄙視。 六周後,牛津大學發表的隨機評估新冠病毒治療試驗(註:RECOVERY為The Randomised Evaluation of covid-19 therapy試驗的縮寫)證明,前線新冠重症照護聯盟的醫師們是對的,皮質類固醇成為全球公認的照護標準,改變全球疫情軌跡。 柯瑞說,現在,數百萬病人死亡之後,類固醇仍是唯一被「證明」可以在新冠感染挽救生命的治療,但是僅限於「中至重度疾病」。

沒有任何被核可的治療可以阻止病人病情加重,導致醫院超載,與病人面臨可能的死亡,但是這種治療卻是存在的。柯瑞說,所有非疫苗的大藥廠對新冠感染的設計療法,沒有顯示對死亡率的效果,包括瑞德西韋(Remdesivir)和單株抗體療法。夢寐以求的新冠病毒治療,仍是難以捉摸。2020年11月11日,佛奇醫師共同署名發表一篇《美國醫學會期刊(JAMA)》論文:「新冠病毒的早期治療;一個關鍵需求」,文中解釋「可以預防疾病進展並避免長期併發症的早期治療」,是有迫切需要的。

在一個月之前,馬里克醫師已經找到佛奇醫師正在尋找的東西。這一發現震驚了他。(未完待續~) 

消滅新冠病毒的藥物-伊維菌素(中) 

消滅新冠病毒的藥物-伊維菌素(下)

相關新聞

更多發言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