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觀點|陸生留學有助了解台灣 網戰非黑即白 只能加深誤會|兩岸

A-
A
A+

你身邊有幾位親友去過中國大陸?網路成了台青了解大陸的最主要,甚至是唯一管道,但台青在網上對中國大陸的喜惡卻呈現兩極化。 

雖然大陸媒體經常報導陸方接待了多少台青訪問團,但據銘傳大學廣播電視學系主任杜聖聰表示,他身邊的年輕人真正去過大陸的,真的很少;台青有錢出國,首選不外乎日本、澳洲等國,會自費去大陸的台青,大部分是外省第二代、台商子弟,再來就是台辦落地接待的各種參訪團。

杜聖聰曾在大陸採訪多年

杜聖聰經常帶學生參訪大陸,他發現,大陸接待方通常在上午會安排台灣學生參觀「愛國主義教育基地」,但學生們心裡卻是想著下午或晚上的自由活動時間,因為可以shopping!

在消費或是觀能型的交流方面,台青對大陸是充滿熱情的。在暑假實習時,不少學生都搶著要去湖南衛視芒果台或是愛奇藝,曾有一位女學生抽中《人民日報》的實習機會,竟然還抱怨說她寧願去愛奇藝實習。至於大陸的淘寶、騰訊遊戲、抖音、棃視頻,無一例外,都是台青願意到中國大陸實習的熱門媒體。

從大數據分析台青與大陸網友的互動模式及特性,杜聖聰有以下的發現:首先,消費型居多,像雙十一購物節,台青會追踪大陸網紅李佳琦的推薦;其次,台青最常看大陸的短視頻,如抖音;第三,愛追劇、追星,就這樣,其他免談,像大陸官方力推的古裝反恐劇《長安十二時辰》,官方要傳達反恐理念,但台青關注的是劇中的小鮮肉;當然,女星迪麗熱巴一直是台青網路流量最高的大陸明星之一。

杜聖聰與陸生互動

 

根據調查,台灣民眾平均一天使用手機時間是191分鐘,年輕的大學生更高。其中,用來追劇且追的是中國大陸網站或APP,一天接近兩小時,顯示網路是台青了解大陸的最重要,甚至是唯一管道。不過,這種交流只是官能型的,很表面,無助台青深度了解中國大陸。

更糟糕的,電腦或網路本來就是0與1、黑與白的架構,杜聖聰發現,台青在網上與大陸交流時一遇到國族議題就立刻變得尖銳,而電腦或網路的黑與白架構,會把這種衝突擴大,結果就是:髒話沒有最髒只有更髒、仇中、民粹,完全失去正常、有序的交流。

比較台青與大陸的實際與虛擬交流模式:虛擬交流是沒有溫度的,但實際交流卻相反。杜聖聰以陸生在台就學為例指出,他在新竹任教期間,台灣同學為了送大陸同學返鄉,30多個學生騎了20多輛摩托車,從新竹一路飆到桃園機場,在機場還上演兄弟、姐妹淘不捨抱頭痛哭的場面。至於在台北的學生則世故許多,兩岸同學交流時多半是「禮貌」居多,而且都會劃好紅線,不太會彼此觸犯。

陸生在台期間,有時間慢慢了解台灣的政治情況,不會像網上的大陸憤青打了雞血般的叫罵,所以杜聖聰相信,這種面對面、有溫度的交流,才真正有助於相互理解;但現在,這扇得之不易的陸生來台留學之門、交流之門已被關上。 

曾經當過記者,到大陸採訪,現在又從事新聞教育工作,有機會與陸生面對面交流,但一場新冠疫情下來,杜聖聰已經一年多沒去大陸參訪交流,原本他一年要去大陸3、4次;最重要的是,像他一樣有著大陸實務經驗,又能開班授徒的人,再10年就退休了,而台灣現在又關上交流之門。 

杜聖聰擔心,是不是越往後,兩岸青年面對面、有溫度的交流就越少,而虛擬的、敵意堆疊的互動會越來越多!

相關新聞

更多發言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