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小英上台速推108課綱 建構台獨史觀|兩岸

A-
A
A+

台灣青年不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甚至傾向支持台灣獨立,是很多因素形成,但有歷史學者認為,正是歷史教科書的去中化及台獨史觀塑造了台獨世代。 

嘉義大學應用歷史系教授吳昆財在《試論台灣的中國認同:以國中歷史教育為主軸》論文中點出,所有的認同都必須透人為的建構而完成,而如何建構認同,歷史教科書就成為最佳的工具,所以舉世各國歷史教科書的目標都在進行國家認同的建構工程。 

吳昆財常與年輕人分享台灣歷史

 

 

 

 吳昆財指出,2016年蔡英文上台後,為了實現「天然獨」的政治理念,立馬下令由台灣教育部於2019年在社會諸多爭議的情況下,正式對外公布涵蓋歷史科在內的《108年國中小高中社會領域新課》,究其目的就是為了遂行李登輝以來的「去中國化」工程,建構「台獨史」觀。 

 吳昆財指出,自從1990年代李登輝執政後期所推動的《認識台灣》和「同心圓」理論至今,利用約30年的時間,最終透過量變與質變,將中國史轉換成東亞史,這可謂是「台獨史觀」的最後一哩路,即把中國史異化成外國史。

 吳昆財指出,國中歷史教科書的轉變,皆與政權的轉移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首先是1960代至1990年之間,國立編譯館的「一個中國認同」的歷史教育,再到九年一貫的將「台灣國史」與「中國史」等同,最後是108年獨尊「台灣國史」的歷史教育,同時把中國史置於外國史之列。

 吳昆財分析2020年9月各家出版的國中二年級東亞史(上)教科書發現幾個問題:

首先,中國史的分量大幅刪減。台灣南部某大書商的《中國與東亞》教科書,講述中國史,從商周到晚清共3600年,只有9000字,這與初中與國中版的《歷史》,每冊字數動輒3至4萬字對比,少的驚人;因為篇幅太少,整個商朝前的中國史,只有265個字;從西元前770年西周結束,至西元589年隋朝建立,共計1300年只有4頁文本;從此,魏晉南北朝的奇書《文心雕龍》、《世說新語》消失在當代台灣學子的歷史記憶裡。

除了篇幅大縮水,中國史在教科書中的定位也根本改變。吳昆財指出,在本土意識的思維下,僅僅只是縮減中學生的中國史教學分量,仍遠遠不能夠滿足強烈的台灣本位論者長期以來追求的「去中國化」終極目標;所以,為了徹底去除中國史,他們進一步決定將「中國史」這三個字,從中學教科書中除名,以「東亞史」取代。 

 在「東亞史」這一名稱的指導下,中國與日本、韓國、越南,甚至是蒙古相同,對台灣而言,皆成為外國。當然中國史也異化成外國史,至此中國史已不屬於國史,更非本國史;中國人成為外國人,中華民族成為外族,中華文化亦被台灣人視為外國文化。 

 吳昆財指出,最終只要「台灣話」與「台文」制定後,中國話與中文更退居為外來語,這就是質變的去中國化全方位改造工程,亦即達成從中國史認同,中國史與台灣史認同並存,最終是獨尊台灣史認同,三階段史觀認同的建構。

 吳昆財指出,在1995年之前的台灣中等學校課綱與教科書,各個版本都是在中國的概念下展開的,不論是國族、國家、文化、歷史、制度和經濟等,莫不以中國元素為最終的依歸。

  在1995年之前,無論是九年義務教育之前和之後的課綱和教科書,所傳達的中國元素,都是一個中國的概念,台灣與中國大陸都屬於中國史的「我者」。不過1995年後,在「認識台灣」和「同心圓」理論的指導下,歷史教育產生了「二個國家」的史觀,名義上是法定的中華民國史,但暗地裡卻是製造了「台灣國」史,這時「中華民國」對台灣而言,同時具有「我者」與「他者」的雙重性質。 

 到了2019年完成的108年歷史課綱與教科書,台灣正式宣告與中華民國脫離歷史的臍帶關係,中國史成為外國史,如同東亞其他國家,對台灣年輕學子而言,都異化為「他者」,「我者」只屬於「台灣國」的歷史。 

省視過往四百年來,吳昆財指出,中華文化與中華民族在台灣的發展,可謂提供一套檢驗的標準,無論從恆定的地理與氣候時段,抑或是長時期的人文時間,都足以證明,為何過往數個世紀,兩岸之間一衣帶水,不絕如縷的歷史關係。 

 吳昆財指出,無論從空間與時間角度觀察,台灣是中華民族的生活圈,中華文化幾已等同並涵蓋了絕大部分的台灣文化,這是事實的陳述;質言之,說台灣文化源自於中華文化與中華文明,亦不為逾越之論點。 

吳昆財指出,台灣移民們對中國這一符號的認同,乃是求生存必然發展出的歷史脈絡,也非朝夕之間就能建構完成的,所以如果僅是想透過制度的認同,或者一時的政權,就想跨越其他因素,從達成去中國化的台獨史認同,恐怕與108年課程規畫,即「長時段的通史架構」是相背離的,這是執政當局不可不慎。 

吳昆財總結,如果不關照到中長時段的歷史結構與發展,強橫地以短時期的制度和事件,想以政治力建構人民的認同,最後恐怕適得其反!

相關新聞

更多發言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