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觀點|大陸薪水是台灣兩倍 同事談統一 只聽不回 |兩岸

A-
A
A+

在台灣工作了10年的會計師Cindy,5年前轉換跑道赴上海工作,年薪是台灣的2倍。昔日同事酸言酸語譏諷她因為「親中舔共」才到大陸工作,Cindy不以為然表示,雖然薪資水漲船高,但這是她用專業換來的報酬,理所應得,「赴大陸工作和認同中共政權,不能直接畫上等號。」 

「一個台灣人隻身在中國魔都摸爬打滾5年,天知道我經歷過什麼!」還是單身的Cindy嘆了一口氣,「再幾年我就40歲了,想趁年輕時好好拚一拚,旺季時日以繼夜的加班熬夜、以辦公室為家,支撐我努力下去的,是沉重的經濟壓力與不能輸的信念。」 

原來,Cindy在台灣的母親已高齡75歲,不僅患有失智症,還有多重慢性疾病,住在北台灣的安養院裡,一個月花費近新台幣7萬元,加上房屋貸款,讓她毅然決然選擇到上海闖蕩。 

撇開世俗的壓力,Cindy形容,「就像從小池塘游進大海洋,國際化的團隊與競爭,讓自己的眼界變得開闊,這是在台灣小確幸的日子裡無法觸碰到的挑戰。」 

不過,在上海做一個高收入的專業白領,Cindy的成就令不少台灣前同事眼紅,私下罵她「親中舔共」。Cindy不屑的撇嘴說道,雖然她不支持台獨,但也不認同共產政權的專制獨裁,「良禽擇木而棲,人往高處爬。遠離政治,專心賺錢,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我何錯之有?」 

Cindy說,她和許多大陸同事與客戶結為好友,也愈來愈了解中國人的想法:政治上,大陸朋友都講政治正確,談到兩岸關係時,碰到對方堅持統一,自己就打哈哈帶過,但心底完全無法認同中共的政權體制。 

Cindy坦言,從小在台灣接受的教育,經過民主化和法治的洗禮,早已是生活的一部分,對於大陸極具效率卻缺乏透明度的威權體制,不僅無法理解,甚至有強烈的厭惡感;她舉例,以司法來說,央視已取代法院的功能,未經檢調機關調查起訴、法院判決,可以直接把嫌犯叫到央視鏡頭前「認罪」,讓央視給人貼上「悔過」、「認罪」、「伏法」的標籤。 

「讓嫌犯遊街示眾,是文革時期缺乏人權和法治觀念的野蠻作風。」Cindy觀察,「央視挾其國家電視台之威,讓司法機關尚未判決定罪的嫌犯,先押到央視鏡頭前悔過認錯,不僅公然踐踏法律,更是開法律倒車。」 

Cindy不解的說,一個本業是黨的喉舌的宣傳機器,竟然還同時身兼最高法院的審判職能,「這還真是具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依法治國,讓人大開眼界」。 

此外,令Cindy印象深刻的是,台灣歌手盧廣仲曾被同是台灣出身的藝人黃安祕密舉報,稱盧支持反服貿,是「台獨歌手」,結果害盧廣仲丟了好幾個在大陸的商業演出;歌手張懸2013年在英國曼徹斯特演唱,見到來自台灣的學生拿著中華民國國旗,面對群眾說:「這是來自我家鄉的國旗。」就這麼一句話,張懸被打為台獨歌手,原計畫在北京的演唱會,硬生生被臨時取消。 

Cindy表示,大陸民眾得知盧廣仲和張懸的境遇後,莫不拍手叫好,認為不該讓反中人士到大陸賺人民幣,「但對台灣人來說,支持服貿或反對服貿,是個可以辯論的議題,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主張,不管支持或反對,都要提出你的論點,而不是簡單而粗暴的把對方扣上『親中』或『台獨』的帽子。至於祕密舉報這種行為,簡直是等而下之的行徑。」 

「而張懸的國旗風波,就更顯示大陸青年對台灣的無知。」Cindy觀察,「兩岸文化上的牽連從未切斷過,但政治上的分裂也從未彌合,但大陸的小粉紅們似乎不願承認這一點,他們謹守著從小被灌輸的政治思想: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Cindy坦言,「台灣人覺得此事莫名其妙,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幟不是中華民國的國旗,還能是誰的國旗?而且關台獨什麼事?如果大陸民眾在台灣的雙十國慶前後來台旅行,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在主要街道上迎風飄揚,難道這代表台獨?」

 Cindy指出,許多大陸民眾感到憤慨,批評台灣人難搞,說以往大陸經濟差的時候,台灣人看不起大陸,不想統一;現在大陸經濟崛起了、有錢了,台灣人又以人權、政治自由做藉口,還是不想統一。 

「問題的關鍵就在於,大陸和台灣的『頻率』是否能逐漸調整,互相契合?」Cindy直言,「十幾二十年前的經濟差異,要用金錢來弭平;但現在的差異,證明金錢已不足以收買人心,制度和文明,才能贏得台灣年輕人的認同。」

相關新聞

更多發言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