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林琮盛3年中國研究、10年中國採訪|兩岸

A-
A
A+

民進黨中國事務部副主任林琮盛表示,中共現在就是在塑造它的政策是得到全中國人民的支持,想把民進黨捍衛台灣人民生活方式的主張與全中國人對立起來,我們更應該把中共黨和中國人區別對待,以免陷入中共分化的陷阱。

2010年,當時還是記者的林琮盛在上海採訪世界博覽會 

 「習的集權化固然會造成中共對台政策的緊縮,讓中共台辦系統處理對台事務的彈性進一步壓縮,這是不利的一面,但因為習有強人特質能穩住軍方,加上明年2月有北京冬奧、年底有中共20大,若他對外輕啟衝突,對中共只有百害而無一利……」林琮盛侃侃而談,一位民進黨的黨務主管分析大陸事務,能如此有理有據,跟民進黨給人的「仇中」印象,有很大的差距。 

 很難想像,一個民進黨黨務主管有如此深厚的中國實務經驗:三年的政大東亞所和十年的中國駐點採訪。 

 林琮盛親人先前在廣東開工廠,他在高中以前念的是舊課綱教材書,了解中國歷史和中華民國歷史,加上1990年代兩岸關係不壞,上研究所之前,他對中國沒有特別的好惡。 

  研究所是林琮盛改變對中共觀感的關鍵。正是因為念東亞所,林琮盛開始大量接觸大陸書籍,他也第一次發現,大陸的歷史書都是從明末清初直接跳到1949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間的37年根本不提中華民國,強烈衝擊到他的史觀。

2009年,林琮盛採訪七五新疆暴動 

 林琮盛跟大多數台青一樣,都是透過網路開始接觸中國大陸,但一觸及中華民國,就發現雙方的認知差距真大,「這個否定我們國家的國家,令人火大」。 

 2001年考上東亞所後,林琮盛曾到親人在廣東開的工廠住了幾個月,但除了吃飯、按摩,也沒接觸什麼人;倒是2002年,跟老師到南京、上海、北京等地參觀,當時大陸的物質條件還比台灣差,但是接觸的北大學生可是各省狀元,素質很高,他們也喜歡流行音樂,周杰倫是大家的共同偶像。 

 林琮盛念書時,東亞所剛從山上國關中心搬到山下政大,師資也是新老交替,剛從美國回來的老師讓他系統性了解中共政權運作情況,中共黨史則讓他了解中共運作規律。 

 林琮盛說,中共是一個重視歷史的政治團體,因此了解中共黨史對於他之後跑中共新聞大有幫助。例如,2012年跑中共十八大,因為過去的黨史課程,他認識到中共政治局七常委中,有4人(習近平、李克強、張德江、王岐山)是知青,他們是所謂共和國長子,是文革世代,當然也受到毛澤東的影響。 

 那麼,習近平會是毛澤東的信徒還是鄧小平的信徒?「習絕對不是鄧的信徒,特別是習家跟鄧家的關係也不算太好。」林琮盛展現他在工作和研究中匯集的中共認識。 

 「觀察習處理毛的歷史評價,他主張兩個互不否認,顯示習雖然被毛迫害過,但他仍然崇拜毛,可能不認為是毛害了他。」林琮盛深入分析了中共掌門人的政治傾向。 

 自從習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後,大陸政治體制出現集權化的趨勢,台灣面對這種政治變化,到底是好還是壞? 

 林琮盛分析,集權化的結果就是下級官員不敢做事、怠工,政策推動一旦遇到問題,不敢及時反應和調整,但集權化對台灣來說,也不完全是壞事。 

 林琮盛舉例,1996年中共對台試射飛彈就是因為時任中共總書記江澤民剛剛在政權體制中站穩,為了向軍力秀實力,他只能更鷹派,不能向台灣示弱。

 

2012年,林琮盛採訪北京的反日遊行

 

 江澤民之後的中共總書記胡錦濤感覺「對台懷柔」,但林琮盛提醒:2005年的《反分裂國家法》就是在胡的手中通過。胡錦濤透過這部法律,限制解放軍可能的逾矩行為,避免領導人在軍方的壓迫下做出激進決策。 

 「江、胡,都是技術官僚出身,在黨和軍眼中,都不算自己人,所以他們只能故意示強。」林琮盛話鋒一轉又說,「但習不同,他天生就是皇子,有軍方淵源,又是強人,這些因素讓他比江、胡,更能穩定軍方,讓他們不敢亂來。」 

 「所以,對台灣來說,習近平所形成的集權化,是兩面刃;加上明年又有北京冬奧、中共二十大,只要台灣擔負起台海現狀的維護者,習應是能夠穩住中共軍方的。」 

 雖然在民進黨黨政系統工作多年,但林琮盛是不會忘掉十年在大陸駐點採訪的經驗。 

 「中國是個迷人的國度,常有大事發生,中共的決策對世界、對台灣,都會產生影響,在中國採訪,是比在台灣更能擴大視野。」但林琮盛這一代沒有經歷台灣威權統治,對於民主生活視為理所當然,因此當親身見識大陸的威權統治,衝擊特別強烈,彷彿退回台灣20、30年前。 

 江、胡在林琮盛看來,還算威權統治,但習卻是集權,「還好我不再當記者」,在習近平上台後,在大陸採訪越來越難,因此,2013年,也就是習上台的第二年,林琮盛離開大陸新聞工作。

  因為有駐點大陸採訪的經歷,林琮盛和一般台青不同,他知道中共和中國是不同的,而且應該區別對待;舉例說,現在中國年輕人想「內卷」、想「躺平」,跟習近平倡導的「中國夢」對著幹;有一部分中國年輕人發現競爭、拚搏並未帶來回報,因此乾脆擺爛,而台灣人並未注意到這點。 

 林琮盛以前在大陸採訪時認識不少中國朋友,他們跟中共是不一樣,對他們說句好話,就可以減少誤會;當中共故意把民進黨和中國人民對立起來時,我們更不應該把中共黨等於全中國,以免陷入中共分化的陷阱。

相關新聞

更多發言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