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民眾防疫鬆懈 復甦要靠疫苗|國際|品觀點新聞

A-
A
A+

王毅鈞在日本電器集團工作7年後,去年年初創業經營威士忌電商,不巧碰上新冠疫情爆發;不過,據他表示,雖然今年發布的第三次緊急事態比去年嚴格,但一般日本人卻不像去年那麼配合,想要控制疫情,可能要看疫苗施打的進度,但目前進度很慢。

在東京經營威士忌電商Whiskyhouse(https://www.whiskyhouse.jp)的王毅鈞

 

 雖然剛創業卻遭到疫擊,但王毅鈞卻看好日本威士忌市場後勢不減,因為雖然政府的防疫禁令比前兩次嚴格,但一般日本人已經不像去年那麼緊張,生活與消費已逐漸恢復正常。

 

 雖然大陸疫情早在去年1月就很嚴重,但日本遲至4月才警覺。4月1日政府首度發布「緊急事態宣言」,廣泛針對各行各業籲請停業,因為難以預測什麼樣的防疫對策能有效果,當時日本民眾都配合時任首相安倍晉三的「一同跨越二次大戰後最大危機」呼籲,許多人都避免外出。

 

 不過,今年1月二度發布「緊急事態宣言」後,籲請停業對象縮小到只剩餐飲業界,但因「緊急事態宣言」發布時機慢半拍,且二度發布的「緊急事態宣言」加上延長,總時間長達73天,讓愈來愈多日本民眾出現「宣言(防疫)疲勞」,一名日本政府部會首長回顧這段過程說,「傳家寶刀已鏽」。

東京涉谷人潮恢復

 

 住在東京的王毅鈞也有同樣感受;據他觀察,去年4月,日本民眾高度配合政府的禁令,東京街道上突然看不到什麼,在這種情況下,疫情很快控制下來;但今年第二次發布緊急事態時,民眾配合度就大減,雖然戴口罩,但超市、百貨到處是人潮;4月三度發布緊急事態時,民眾基本就不鳥了,很多人雖然戴口罩,但不少人乾脆拉到下巴,應付一下。

 

 東京市區的餐廳雖然限定只能開到晚上8點,且不能賣酒,但用餐時間,家家爆滿。王毅鈞基於防疫考量,刻意開車到郊區用餐,但依然人潮滿滿。

 

 由於民眾防疫鬆懈,疫情一直居高不下,6月2日單日的新增確診人數仍然超過3千人。日本人目前把防疫的希望都押在疫苗注射上,但進度緩慢;即使目前優先施打的65歲以上接種率也不過2成,兩位住在東京的80多歲台灣夫婦目前預約施打時間是7月。

東京鐵塔

 

 王毅鈞是10年前到東京念研究所,畢業後到東京的大型電器集團工作。起薪約20萬日圓(下同),每半年調薪一次,一次約1至2千,所以工作7年,月薪大約是24萬。

 

 王毅鈞算了一下收支:扣掉年金、保萬險、稅金,每月實拿16萬;房租6萬、

吃飯4萬,每個月能自由運用的薪水不到5萬。

 

 在這種情況下,王毅鈞興起創業的念頭,剛好台灣友人正是做威士忌貿易,加上日本人近年瘋威士忌,需求越來越大,就決定創立名為「Whiskyhouse」電商;一方面從台灣進口威士忌,像是近年已在日本打出知名度的金車噶瑪蘭威士忌等台灣產威士忌。與此同時,他也從日本出口清酒、威士忌給台灣酒商。

 

 在日本10年的時間,王毅鈞也發掘不少日本人在商場和職場上的民族特性。在商場上,王毅鈞多次找上酒廠買酒,但都被拒絕,酒廠要他去找盤商,這跟台商喜歡跳過代理商找原廠要貨的習慣不同,雖然感覺麻煩,但盤商制度可以避免削價競爭,有利長期經營。

 

 在職場上,日本人也是公私分明,同事間很少會建立深厚的私交,因此,王毅鈞雖然在日本的大公司工作7年,但卻沒有深交的日本朋友,反而是求學時認識的日本室友,至今都有聯繫。

 

附錄:日本人放下清酒 拿起威士忌

 

日本人本來比較常喝自產的清酒或啤酒,這也曾給外國人一種印象:日本人酒量不行,因此不能喝烈酒。

 

 但是日本威士忌自2001年起開始在歐洲的品鑒會上獲得高度評價;2008年,HighBall(威士忌+冰+蘇打水)的新喝法又推動威士忌人氣復甦,日本的威士忌開始供不應求。

 2015年,山崎2013雪利桶獲得國際知名專業酒刊《威士忌聖經》(Whisky Bible)評為全球「年度最佳威士忌」。於是「日本威士忌擊敗蘇格蘭」的說法在日本廣為流傳,日本人也開始愛喝起威士忌,此後,不但日本自產的威士忌價格開始瘋狂飛漲,進口威士忌的價格和數量也開始飛漲。

 

 今年,日本洋酒酒造組合首次確定了「日本威士忌(Japanese Whiskey)」的定義,除了使用在日本國內採集的水之外,還規定了在日本國內蒸餾等條件,這一定義自4月1日開始實施,又掀起一波威士忌熱潮。

相關新聞

更多發言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