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千個長照家庭陷入困境|社會|品觀點新聞

A-
A
A+

台灣長照人力本就短缺,去年新冠疫情爆發,外籍看護工入台大減,更加劇長照人力的短缺。立委張育美5月5日質詢勞動部長許銘春時特別點出「洗工」的問題,在工廠加薪挖角下,大批外籍看護工去年轉到工廠工作,讓長照人力短缺問題空前惡化,上千個家庭因此受害。

立委張育美(左)5月6日就長照床位不足問題質詢衛福部長陳時中(右)。(張育美國會辦公室提供)

 

本身經營醫療及長照事業的張育美發現,已經有多位民眾跟她反應,工廠透過人力仲介到外勞聚集的台北火車站、圓山足球場等處,直接出高薪挖走他們家裡的看護工。

 

根據立委質詢資料,去年外籍看護工轉廠工只有287人,但今年截至目前竟暴增4到5倍。許銘春則承認,今年1到3月,家庭看護工轉廠工累計達1023人。換言之,光是今年第一季,就至少有一千多個需要長照的家庭陷入困境。

 

 長照缺工影響已經不是少數家庭,而是全台灣。去年依據衛福部的《全國國民長照需要調查》資料,台灣約有230萬工作人口因為照顧失能家人而影響工作,其中有13萬人離職、18萬人減少工時。顯見有照顧需求的家庭越來越多,高齡化社會的照顧問題已傷害到台灣經濟。

 

 雖然台灣《就業服務法》第53條第4項規定,外國人不得轉換雇主或工作,但如果發生性侵害、性騷擾、暴力毆打或經鑑別為人口販運被害人者,卻可以跨業轉換。這就為非法「洗工」提供了灰色空間,不少移工就利用怠工的方式逼迫雇主讓他們轉到工廠上班。

 

 張育美質詢時提及,家庭照護工因為「洗工」,造成許多家庭成員要放下工作請假自己照顧親人,之後造成失業,日本就是如此,台灣應該引以為鑑。

 

 因此,她建議勞動部應重新修改《就業服務法》,限制因應台灣長照人力不足而引進的家庭看護工,轉換到工廠,避免企業主的加薪行為間接侵犯受照護者的照護權益;另外應對轉換頻率過高的雇主、看護工、仲介加以列管,並確實記錄轉換理由,建立「雇主回饋外籍看護表現系統」,若外籍看護不符合需求,或是有其他必須資遣的規定時,轉換時得利用政府提供的回饋系統,供下一位仲介與雇主參考。

 

相關新聞

更多發言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