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投資環境亮紅燈?台商、陸企泣訴地方勢力奪心血瀕破產

A-
A
A+

受疫情影響,各界持續看衰國際投資情勢,全球經濟發展明顯下滑,許多正在觀望中國大陸市場的企業更加關注投資背後的隱藏風險。近期爆出有台商到大陸投資受到地方勢力刁難,即使訴諸法律也無法獲得有效解決,不僅過去經營多年的努力付諸流水,投資更是血本無歸,甚至連大陸本地企業也感慨整體投資環境不如從前,指出二、三線城市的官員水準參差不齊猶如惡霸,成為投資斷頭的利刃。

台商赴陸投資25年心血遭地方惡霸強佔 最終含淚停業

位於山東省青島市平度市經濟開發區的一家東泰農產有限公司(台商,以下簡稱東泰公司)其法人代表張嘉展投訴,東泰公司自1995年至平度市經濟發展區投資,合法承租2,700畝耕作土地50年,主要經營蔬果類農產品種植、包裝、冷藏。近年因新市府遷移至果園周邊,公司陸續遭人恐嚇、佔地、干擾生產程序,嚴重影響企業經營,最後甚至被迫停業。

張嘉展指出,契約明訂土地承租價400元(人民幣)每年遞增最高至一畝660元,卻在2012年時,鄒家坡村前書記姜玉杰竟要求漲3倍至每畝1,960元,甚至造謠煽動村民前往阻撓員工農作及生產,並揚言政府要徵地,恐嚇東泰公司必須撤走。事實上平度市開發區政府有關部門領導,多次以城市開發名義找東泰公司商談騰讓果園,但仍未提出具體措施及相關部門協商,卻先嚴重擾亂了正常的生產經營秩序,徒增員工人心惶惶。

地方惡霸姜玉杰欲侵占台商財產,經常帶人恐嚇威脅。

▲高利貸放款人張濤偽造借據強佔台商果園。

東泰公司除控訴除遭地方官恐嚇威脅,還慘遇地方惡霸侵占公司財產!起因東泰公司為周轉曾向高利貸放款人張濤借款300萬元,即便後來已償清380萬元本息,張濤卻提出另一份偽造借據直指東泰公司欠款1000多萬,並以此為由強佔600多畝果園、奪去每年生產的農產品,多年來東泰公司多次報案,卻遭當地公安部門以債務糾紛為由不予處理。

此外,東泰公司在當地合法經營25年、投資近2億人民幣,所屬1750畝果園完全符合辦理林地標準和條件,但是山東省平度市相關機關一直不予辦理林權證和土地承包經營權證,且明明土地價值及稅金逐年上漲,當地銀行卻故意調降東泰公司房地產市值,短短4年價值直接砍半影響後續貸款及現值;加上經常性蒙受違法犯罪行為不斷,包括即將收成的上千噸蔬果作物遭人為破壞、冷凍庫莫名起火、灌溉水塘遭下毒而無法灌溉…諸多惡劣行徑就算報案也投訴無門,不僅令東泰公司心灰意冷,多名考慮投資的台商經考察也搖頭撤離。

陸企遭控「失信」不發照 訴諸法院三連勝仍遭地方官無視

據悉,這種地方派系相互勾結,重政治而輕法治的作為並非單一個案,即使是大陸本地企業也受到類似的刁難,嚴重影響營運。先前《中國網》曾報導福建省永安市佳洁置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永安佳洁公司)建設案經合法得標後,卻遭地方官員從中作梗,以「失信」為由不發予許可證,即使永安佳洁公司兩度向法院起訴接獲勝訴判決,施工許可證發照事宜仍遙遙無期,加上開發案長期停工嚴重已影響公司財務及營運,尤其「失信」問題向來由各地方自行定義,沒有標準解決流程,長遠看來恐禍及重大建設推動。

永安佳洁公司因施工許可證延宕,至今仍未動工。

永安佳洁公司指出,2019年針對得標工程佳洁二期項目向永安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以下簡稱永安市住建局)申請《建設工程施工許可證》,申報系統卻一直處於「審核中」,因此永安佳洁公司董事長潘偉中向福建省明溪縣法院提起行政訴訟,一審判決永安市住建局應於判決生效日起七日內對永安佳洁公司的申請做出處理。

然而永安市住建局負責人陳涌卻向大陸《法制日報》記者表示,法院判決住建局對永安佳洁公司的申請作出處理,並沒有判決住建局為永安佳洁公司辦理施工許可證;其後永安市住建局作出《關於佳洁二期項目施工許可證審批的意見》,認定永安佳洁公司未繳納城市基礎設施配套費、未簽訂多方協議、屬失信,因此不予辦理該項目的施工許可證。

永安佳洁公司只好再度向明溪縣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認為前述條件不屬於《建築法》規定的頒發施工許可的條件,不可剝奪法律賦予申請人的正當權利,同樣獲得明溪縣法院支持,判決此一行政行為不具合法性。此次永安市住建局也進一步向福建省三明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認為「永安市住建局配合最高人民法院落實失信懲戒機制,不能對失信人審批施工許可證」,但遭三明市中級人民法院駁回。

永安副市長張繼樹經常在公開場合發表,認為法院判決「不講政治」。

潘偉中說,中級法院終審判決生效後,永安市住建局負責人及副市長張繼樹常在多個場合表示,市政府不會向永安佳洁公司頒發施工許可證,認為法院的判決是「不講政治」,並一再要求潘偉中申請破產。面對副市長的大言不慚,令潘偉中更覺心寒,感慨此案足見法院生效判決要在永安得到執行高度困難,有違習近平曾提出「全面依法治國」的理想,但潘偉中表示「我為維護自身合法權益,仍信仰法律,相信法律可以保護自身權利」。

由於長時間訴訟已造成工期延誤、鉅額財務成本等一連串的影響,因此近期永安佳洁公司決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等相關法律及其司法解釋規定,特向永安市住建局提出1.5億人民幣賠償請求,要求相關單位依法承擔責任。

由此二案看來,一向積極強化經濟發展動能的大陸政府,若不願介入協商、規範,成為企業投資者的神隊友,持續放任鄉里父母官狐假虎威,使更多企業心血付諸流水且求償無門,在全球經濟重整大洗牌的關鍵時刻,這樣的投資環境還有哪家企業敢進場投入建設?自東泰公司事件傳出後已有許多台商對西進大陸投資縮手,長遠看來,這些地方勢力恐將擴大影響國際企業的投資意願,成為阻礙經濟發展尾大不掉的毒瘤。

相關新聞

更多發言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