懸案特輯—花蓮五子命案|社會|品觀點新聞

A-
A
A+

一個真實發生在台灣的滅門血案,花蓮五子命案,整起案件的兇手直指是五名孩子的雙親,然而事情的真相真是如此嗎?

2015年6月,花蓮縣吉安鄉慈雲山附近,發現一對男女白骨,初判死亡有一段時間,且和發生於2006年的懸案「五子命案」有地緣關係,依DNA型別及體質人類學特徵確認死者為劉志勤、林真米。

歷經2個多月檢驗報告出爐,骨骸外觀無外力引起的外傷,依DNA型別及體質人類學特徵確認死者為劉志勤、林真米;送驗骨粉則檢出農藥成分,未檢出鴉片類、安非他命類、鎮靜安眠藥及其他常見毒藥物成分,推定2人是服用農藥中毒休克死亡,死亡方式研判為「自為」。

隨著劉志勤與林真米的屍骨被發現,讓人重新回想起當初震驚社會的花蓮五子命案。時間推回到2006年9月7日,花蓮縣吉安鄉吉昌一街二五八巷二十五號民宅附近,開始傳出陣陣惡臭味。一開始並不明顯,但一天一天過去,惡臭味顯得益發濃重。由於屋主劉志勤一家,從星期天到昨天沒有出過門,大門口的小朋友腳踏車及機車都沒有騎過,鄰居心生懷疑,遂於9月9日下午五時許報警, 當警察打開大門後,被眼前的場景驚呆了。
在浴室內,警方發現五具屍體幾乎是疊在一塊,頭部都被大型的垃圾袋套著。因屍體已腫脹難以辨認,一開始,警方還認為五具屍體包含父親劉志勤及母親林真米都在內。直到檢警勘驗後,證實5具屍體皆為小孩,長子劉昱辰(當年18歲)、次子劉昕辰(當年17歲)、長女劉其臻(當年12歲)、次女劉其恩(當年9歲)及么子劉北辰(當年8歲),5人手腳遭鐵絲捆綁,頭部遭膠帶纏繞緊貼臉部,再用垃圾袋套頭纏繞鐵絲,死狀悽慘。遺體因死亡多日呈現僵硬,靠4名大漢才能搬動。並發現有毒物反應。

小孩雖有毒物反應,但警方始終查不到安眠藥成分,小孩子為何昏迷,讓警方百思不解。最後,項目小組在現場找到一種叫做台灣魚藤的有毒植物,這種植物毒性很強,不容易被檢測,因此懷疑5名小孩是被這種又叫做毒魚藤的植物迷昏致死。且根據一名林姓男子的供詞,在案發前一個禮拜,劉志勤曾經透過,他取得一種叫做台灣魚藤的有毒植物;警方也在劉家的花圃里,找到這種植物。

這起駭人聽聞的社會案件,就究竟是誰犯下?有無共犯?

案發後鑑識人員僅從綁在死者臉上的膠帶上採獲纖維,疑兇手戴手套行兇,但警方在浴室門外用剩的米色膠帶中採獲一枚指紋,比對後證實和劉志勤的指紋相符。於是警方將偵查方向鎖定在劉志勤與林真米,然而,他們人呢?

花蓮檢警為追捕劉志勤夫婦,甚至調閱全縣五百多具監視器錄像帶過濾,同時全面清查山區、空屋、海岸等可能偷渡及藏匿地點,甚至還請金門警方協查,均無所獲。直到2015年在花蓮縣吉安鄉慈雲山附近,發現一對男女白骨,經檢驗後證實為劉志勤與林真米,整起案件才畫下句點,然而隨著兩人的逝世,當初毒殺五名孩子的真相為何,也就跟著一起石沉大海。

不過當時也發生許多令偵辦警方為之毛骨悚然的事件,例如:警方在一樓找到兩張求救紙條,約有半張A4紙大小,寫著「遇綁架,孩子被控中,情況危急,趕快報警」、背後寫著「二五八巷(劉家巷道)、SOS」被卷著放在大門門縫下方;另外一張千元紙鈔上寫著「25號(即劉家門牌)遇綁,控制、小孩危急、請速報警」在客廳內用菸灰缸壓著。警方還在現場搜到15200元台幣,讓辦案人員背後發涼,據稱這些錢正好夠5個孩子的喪葬後事。甚至傳出當年在現場找到一卷被洗掉的錄影帶,還原之後發現裡面記錄下兩夫妻殺害孩子的過程,當時劉男還邊掉淚邊綑綁孩子,這些究竟是事實還是繪聲繪影的傳說,也就不得而知了。

劉志勤與林真米為何會痛下毒手?

父親劉志勤有過兩段婚姻,林真米是他第二任妻子。五名孩子,前三個是與前妻所生,後兩個是林真米所生。劉志勤以攝影為業,並和朋友合夥開設印刷公司。劉志勤原住台東,於十幾年前搬來花蓮後,就和台東的家人沒有來往,父親過世更沒回家奔喪,簡直斷了音訊。劉志勤事業表面上沒有什麼大問題,但事後經過檢警清查,劉志勤夫妻擁有17張信用卡,從6月份起繳款即不正常,8月份全無繳款紀錄,劉志勤所欠債務高達1600萬元。難道是1600萬的債務讓劉志勤執行他的死亡計畫的嗎?

為愛痴狂,林真米成殺子共犯?

林真米原本和家人感情很好,但她在劉志勤還有婚姻狀況下和劉志勤交往,已經不被家人諒解,劉志勤離婚後她還執意要嫁給劉志勤,她的家人遂與她斷絕關係。而林真米也為劉志勤生下一男一女,夫妻要聯手殺害五名子女,母親林真米都沒反對過嗎?其實林真米深愛劉志勤,愛到和娘家的人翻臉,恐怕也是因為愛情,願意跟著劉志勤逃亡,最後犧牲親情,但最後的結果卻是逃亡失敗,夫妻雙雙走上絕路。

花蓮五子命案,雖已有新屋主入住,但在當時可說是靈異事件頻傳…

曾有電視台派一組人馬到命案現場進行採訪工作,案發後第3天,該蒐證的東西都蒐證好了後,女記者便提議道「去兇案現場拍那狀況好不好?」隨後就帶了2名攝影人員進去錄影,拍下五名孩子的陳屍處。

女記者還特地模擬凶嫌犯案過程,「包含樓梯怎麼上去,那個凶嫌可能是怎麼樣殺的」,甚至親身模擬屍體如何被綑綁的,專題做好一個段落後,記者便請示回到台北。沒想到不久後,攝影人員就打電話說,女記者忽然發高燒,小腿還莫名其妙蜂窩性組織炎住院3到4天,「就看到她臉色白到連嘴唇都呈現淡紫色,氣色超難看。」女記者也痛苦崩潰地向長官說,自己好像卡到陰了。

為了擺脫靈異現象,所以到宮廟拜拜祈求平安,廟公此時卻上前表示,「妹妹啊,妳是去哪邊做了什麼事情?為什麼後面有跟5個小孩?」廟公描述的小孩全站在廟門口,年紀有大有小,恰好都和命案中的小孩年紀差不多,女記者聽完後嚇得趕緊回家,並且再到北部宮廟一次,不料道士卻說同樣的話,直指廟門外有5個小孩死死盯著她看,讓她當場崩潰。

不僅如此,當時在案發現場拍的帶子也有問題,一名負責拍帶的剪接師突然驚聲尖叫,從樓梯上半滾半爬下樓,還不斷直呼「有鬼!」事後大家回放檢驗時,果真聽見小孩哭喊「叫救命」,不過現場明明沒有任何人,就連遺體都被搬運離開,根本不會聽到自然環境音以外的聲響,大夥只好默默地將帶子封存在片庫某個角落,至今都不敢取出。

最後甚至還有這樣的事件發生,有鄰居指出,曾在凌晨上完夜班回家睡覺夢到家門口有個小女孩拿鑰匙要開門,仔細一看才發現是五子命案死者中年紀最小的妹妹,令人毛骨悚然...

 

相關新聞

更多發言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