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如恐龍慢半拍 日本政府的「SOP盲從」感染源

A-
A
A+

日本厚生勞動省(等同我國衛福部)今(17)日宣布一名50多歲、曾在鑽石公主號上負責相關業務的男性職員確診感染武漢肺炎,是繼檢疫官後第2名在船上被感染的人員。另外最後一架從武漢撤僑回到日本的包機也在今日抵達羽田機場,有2人被送往醫院。截至今日為止,不包含停靠在橫濱港的鑽石公主號,日本已經有66個確診病例,還造成1人死亡,是亞洲國家確診病例第3多。

 

早在1月底,台灣的衛福部就已經成立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並且針對疫情出台許多防治措施;日本政府卻停留在程序上面,雖然認定武漢肺炎為「指定感染症」,但是對於中國遊客訪日的檢疫等卻沒有任何措施,直到14日才成立「武漢肺炎對策本部」,並且出台一本對策計畫。

 

事實上,1月底台灣成立中央流行疫情中心,且禁止禁止出口N95口罩及外科口罩一個月時,日本依舊停留在「武漢的日本僑民可能感染」的想法上,對於國內疫情控制完全不關心,甚至放任口罩價格暴漲。更可怕的是,台灣早在1月25日就因疫情升溫提高中國觀光客入境限制,日本卻遲至1月31日才限制持有湖北省放發護照的中國籍人士入境。直到現在,還是有許多中國籍觀光客造訪日本,日本政府也未針對這些觀光客進行檢疫措施。在武漢肺炎防治疫情上處於思考停止狀態,很難相信這是曾經在東日本大震災時,國家機器反應迅速的日本政府。

 

民間方面,這次肺炎也體現出台灣與日本民情的不同。台灣是所謂「大政府主義」的國家,人民習慣性地依賴政府,認為所有事情都要政府負責;然而日本是小政府主義,沒有「政府要負責」這種想法,因此當口罩價格飛揚時,日本國內的輿論幾乎都把矛頭指向中國觀光客的爆買行為,鮮少檢討政府的聲音。

 

對於武漢肺炎疫情,目前日本政府已經呈現無力狀態,厚勞省大臣在15日的記者會上坦言,疫情嚴重和過去情況完全不同,甚至還已經找不到感染源。但日本國會今日最大的議題並不是防疫,而是安倍晉三在賞櫻會上面請了那些商界大老、由誰買單等議題。

 

在防疫政策上之所以會造成日台之間那麼大的差距,與日本民間對於政治冷感有很大的關係。日本投票率極低,對於台灣選舉動輒投票率超過6成感到匪夷所思,再加上日本是較為封閉的社會,有些人可能一輩子都待在同一個城市,甚至有「去東京就是出國」的概念,因此鑽石公主號的新聞對於一般日本民眾來說就像是看國際新聞一樣,似乎很嚴重,但對自己不會有任何威脅,更遑論要民眾或輿論要對政府施壓。

 

另外,日本從政府、公司到學校都是一個僵化的官僚組織,日本將「SOP」視為一切的準則,好處是有標準程序去處理所有事情,不會讓公務機關無所適從;卻也因此導致國家機器運作相當緩慢,從中央到地方政府都在等待請示上級。那在武漢肺炎上,中央政府的上級是誰?就是WHO。無論外界有多少質疑,日本政府仍舊相信WHO所給的一切資料,對策本部所公布的資料完全引述自WHO(甚至照抄)。而WHO的資料卻因為防疫上相當有心得的台灣未加入的緣故,使得日本沒辦法交流資訊,最後導致慢半拍。或許目前日本政府還找不到境內武漢肺炎疫情的感染源,但是讓疫情一發不可收拾的感染源,卻已漸漸顯現在世人面前。

相關新聞

更多發言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