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的勇氣True Grit | 楊紫瓊

A-
A
A+

楊紫瓊過去30年來傑出的演藝生涯,豐富精彩讓人讚嘆,也許你認為她很像武打演員,且讓PRESTIGE帶您來看看螢光幕背後最真實的楊紫瓊。

隨著拍攝的進行,我們心中對於楊紫瓊的真實印象越來越深刻,原來她跟電影裡的角色個性根本不一樣。她的個子略顯嬌小,有她在的地方就有歡笑。

「我希望妳的媽媽身體有好些,」拍攝的時候,楊紫瓊對一名資深同事表達真切的關心;我們發現,楊紫瓊處在一群不熟悉的人群中,她也很自在隨和,每個人欣喜地與她談論近期使用的最新手機app,甚至秀出手機螢幕與她分享最近著迷的大小事,感覺就像是他們在跟最愛的阿姨聊天。

讓人很難想像眼前的楊紫瓊跟電影《瘋狂亞洲富豪》(Crazy Rich Asians)裡飾演的母親楊艾蓮(Eleanor Young)是同一人,將鏡頭轉換到電影《臥虎藏龍》、《葉問4》裡冷淡、嚴肅又兇猛的武術角色,唯一的線索就在她既輕盈又強而有力的身體裡,楊紫瓊可以在鏡頭和燈光聚焦的剎那,自在地伸展、彎曲。

當我提到這點時,楊紫瓊以隨和又直接的態度回答:「那些只是我扮演的角色,我是個演員,不是嗎?」她微笑並繼續說,「我是個不斷透過角色『換位思考』的演員,也希望每次得到的角色都是跟我完全不一樣的類型,我不想讓觀眾想著:『楊紫瓊無論在哪部電影演的角色,都只是在演她自己。』」

 

跟其他演員雷同,楊紫瓊也經歷過不紅的階段,馬來西亞籍的她,一開始在香港電影裡的藝名為Michelle Kham,幫她取名的是香港當地的D&B演藝工作室,他們認為,這樣的藝名對她來說較具市場價值和國際觀,「這是個很有趣的故事,」楊紫瓊回想時說。

「有天,叔叔問了我爸,『Michelle是嫁給巴基斯坦人嗎?為什麼她突然改名成Michelle Khan?名字就跟Imran Khan(巴基斯坦總理)一樣?她冠誰的夫姓?』」我爸回來告訴我,「我當時就回答,『說來話長啊。』」

最後才知道,原來楊紫瓊在詹姆士.龐德經典電影《007:明日帝國》飾演林慧上校一角,並在這部電影裡首度使用本名Yeoh Choo Kheng,監製Barbara Broccoli推測如果觀眾能接受Khan(汗)的發音,是不是也可以正確唸出Yeoh(楊)。

楊紫瓊,現年56歲,就在她以優雅姿態細數過去的點滴時,她微笑了,正是因為每次的成功都伴隨著流血、流汗,堅強的她流下的淚並不多;即使她仍然在困難中堅持演出高難度特技,楊紫瓊卯足全力將自己逼到極限,每次有關她的專訪都記錄了楊紫瓊早期在香港電影圈的貢獻,無論是雙腳踩碎玻璃、跳車,或是一幕幕接著拍,直到導演喊卡,要求她擦掉手臂上的髒汙,事實卻是一塊超大的紫色瘀青。

「對我來說,它就是我的『內在力量』,」楊紫瓊這樣跟我說,「人生沒有輕鬆的事情,任何你想做的事,都須在極高的紀律下完成-也因為我在兒時便學習跳芭蕾,我在當中學會紀律這回事,我指的是,如果你做的事情都有到位,那代表你已經學會在痛苦中微笑,也就是說,人生中所有的狀況題都在教導你,人生很難但沒什麼過不了的坎,因為當你捫心自問,為什麼你要堅持做這件事,而回答都是正面的答覆,代表你已經足以承擔一切。」

楊紫瓊將所有的能量都用在工作上-你除了會在美國影集《星際爭霸戰:發現號》裡看到她的身影,也能在賣座電影《阿凡達》裡看到她,而這一切的角色,都跟她的私生活無關?「這是不能劃清界線的,」楊紫瓊這樣回答,「我指的是,即使我們口頭上說公私分明,但工作仍是你人生的一部份,你無法百分百劃清界線。」

「我認為自己是很受恩寵的,因為我的熱情和工作擁有密切地交集,所以我並不會覺得,『ok,我現在就是要去工作,』我很確定我們都曾經有過這樣的念頭,『天啊,能不能讓我多賴在床上半小時就好?』因為你知道,我們的工時都很長,但一旦上工了,支持你繼續下去的力量就是對工作的滿足與喜悅。」

「無論我做什麼,我都全力以赴-絕對不會半途而廢。因為沒有全力以赴,你是學不到東西的,你絕對不可能在奮鬥的領域中變得傑出,重點是,你的態度必須先擺出來。」

 

楊紫瓊將這種『孤注一擲』的態度,同時應用在慈善善舉裡,她在慈善領域投注非常多的個人時間。身為聯合國開發計畫署2016年度親善大使,楊紫瓊在2015年尼泊爾大地震賑災期,來到加德滿都關心災民,「這天以前,Jean(法國摩托車運動執行長,從2004年便和楊紫瓊成為夥伴至今)和我都在關注倒塌的寶塔,我當時在想,『當地震來臨時,我也可能是罹難者之一,』她回想時說,『我感到非常無助,我們很幸運地脫逃,當我們離開時,巨大的悲傷向我襲過來,因為我才剛與無家可歸的難民揮手道別,離開受災現場是對的選擇,因為我並非消防隊員,也不是搜救隊員,我待在那裏無法幫到任何忙。』」

採訪時,她將獨立的靈魂特質歸功於父親的教導,而她在接觸嘉旺竹巴法王 (Gyalwang Drukpa)時期,也跟著信徒習得中國武術-她所知道的便是,要不計代價地幫助受災戶,「他們是真正需要被幫助的人,」楊紫瓊說,「當災難降臨在加德滿都時,所有人立刻投入救災,試圖幫上忙。」然而,嘉旺竹巴法王在這些家庭認識他以前,便決定伸出援手,法王救災團隊就是知道災民總數以及他們的需要。有件事很重要,當你送別人很多禮物,卻不知道是否送對的禮物給真正需要的人?你總不能狂送大量的毯子給災民,但他們真正的需求卻是奶粉?」

最終,對的物資送達到真正想要該物資的人手上,正當楊紫瓊準備回國時,卻遭遇到了第二次地震,這次震得更嚴重,震驚全國,正當身邊的災難一點都沒有減少的跡象,楊紫瓊卻毅然決然留了下來。為什麼?「你想要跟著感覺走,但是你不能因此活在恐懼中,這是我希望我們的下一個世代能做到:『免於恐懼而自由』,」楊紫瓊積極地說。

「如果你總在害怕,害怕死亡,這樣一來生活會變什麼慘狀?我是世界的一員,我想要過得更好更安全,我有義務影響下一代的價值觀,這樣一來,美好的感受才會進入生命中,我們一定要學習幫助他人一臂之力,想想看地震時,是不是有人就是這樣伸出援手救出我們呢?想到這裡,我決定回到加德滿都。」

楊紫瓊的到來剛好補上時間的缺口,隨著雨季的來臨,意味著專案小組必須很快地知道如何在斷糧前正確好分配物資,分送到不同區的災民手中。一旦確定米飯和奶粉已送達需要的家庭,她一年後又以聯合國開發計畫署親善大使之姿回到加德滿都,試圖幫助重振尼泊爾的旅遊產業。

「旅遊發展部跟我說,如果我以樂於前往尼泊爾的態度現身,這樣其他人也會明白,他們去尼泊爾也會比想像中安全許多。」楊紫瓊解釋,「當我人在那邊時,我們行遍尼泊爾,並與居民聊天,即使大家都漸漸被安撫,我卻看到一個女人走在馬路上,而我在車內,她要步行好幾哩才能取水喝。」

「地震讓牆都震開了,水源也因此消失,她們沒有卡車可以載,所以這裡的女人要步行三個火車站才能到達目的地,花上整整4小時,然後再把水放在頭上,水很沉很重,而她們提的不只是兩個小水桶,她們將這些超級重的水頂在頭上,過程已花去6小時,這群貧窮的女人身上衣服也因著長途跋涉而顯得破爛。」

楊紫瓊回到家做了個計畫,她去了一趟吉隆坡,「我很幸運地得到服飾品牌夏姿的王女士邀約,」她說。「她邀請了一群來自台灣、香港和中國的朋友,全都是很棒的人,於是,我上前與她們攀談,告訴她們我剛從尼泊爾回來,我知道她們有顆善良的心,希望她們願意幫個忙。在這場舞會中,我先捐贈1萬美金作為先發,王女士說,她也要捐出相同款項,很快地,許多與會女士紛紛響應捐贈活動,因為這個善舉,我們在災區重建了三面牆。」

 

也許這個舉動聽來簡單,楊紫瓊的號召能力其實源自於她深信自己擁有來自家庭和社區滿滿的愛,「我對自己所做的一切有熱情,我總是認為我經歷的事情就像是在變魔術,是魔法讓這群人聚集在這裡的。我們必須團隊合作,因為單打獨鬥是不管用的,我喜歡這群願意一起工作的人們,一起透過努力讓美好的事情發生,我喜歡持續學習新東西,這也是為什麼我在這個過程中特別享受的原因。」

「我不能沒有家人,」來自馬來西亞首府怡保的楊紫瓊這樣說,她在2001年獲家鄉頒贈「拿督」(一種終身榮譽身份的象徵),「但是我在香港的家人並不能和與我擁有血緣關係的家人聚在一起,自香港,我有一群女生好友,即使擁有不同的姓氏,感情卻濃密地像親姊妹。所以,對我來說,這也是我後天選擇的家人,你可以選擇那些傑出的人成為你的家人,幾年之後,我的家庭就會超過我哥家裡的成員數,我有我的教子女(因信仰而認的乾子女)、我的朋友和他們的小孩,所以我有個大家庭,一個國際型的家庭。」

「一切很自然地發生,因為我相信,當你照顧他人時,他們也會願意反過來照顧你。」

文章提供 / PRESTIGE 品雜誌

相關新聞

更多發言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