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定國民政府走向敗亡的戰役-徐蚌會戰 劉峙之子揭密

A-
A
A+

誰又是不是誰的《高級傳令兵》了?


劉峙的兒子將其父親在徐蚌會戰——中共稱之為淮海戰役:決定國民政府走向敗亡的戰役——期間的日記編成本書,名為《高級傳令兵》。

尚未看過內容,但從書名可以感覺除了要替他自己留下歷史記錄之外,還有種翻案背書的感覺。 日前看到的時候,打電話給家大人。原因無它,因為他一定知道這個人不說,也許會對他的書有興趣?思忖可以買給他看看。沒想到他一口回絕,因為家中書太多,不想再堆了。 還用著有點河南話口音說:他當河南綏靖公署主任(1931-1935)時——他不知道劉當年還兼河南省主席——你爺爺當年是上校,給他提公事包的(不就也是劉峙的高級傳令兵嗎?)。

他接著表示:劉峙出門搭火車巡視都是專列(跟毛澤東一樣XD),只有火車等他,不是他等火車的。這讓我想起他抗戰有段期間跟著擔任雲南警備司令部參謀長的老爺待在雲南,見過當年「雲南王」龍雲出門時車隊的氣派:數台進口的黑頭車,車門旁都是肩荷長槍,一手勾在門把,站在車門踏板上的大兵。
但這模式可能還是無法與開衙建府、起居八座的督撫出門相比了。在河北保定的直立總督府衙門博物館內見過李鴻章出門巡視的陣仗模型,那才是所謂的官派吧?但看到史書上記載,張居正在萬曆奪情之後,還是回到湖北老家祭典亡父,居然是搭著卅二人抬的大轎從河北一路到湖北。

首輔的作派果然很不一樣! 題外話,我想台灣總統的安管規格在民主時代已經親民多了。幾年前從大連機場搭飛機要回台北時,提早兩個多到了機場。已從候機室看到該中國民航的該架航班在空橋不遠處等著。時間到了硬是不讓登機:理由是飛機從北京過來,那天後太糟無法起飛。硬是多等了兩個小時才得以登機,當見到就是原先那架班機緩緩對接上空橋,便問民航的地勤:那架飛機停在那已經三個多小時了,哪來的北京天後不好?

當飛機在跑道上前進時,這才發現真正的原因。原來是總書記大人剛剛抵達大連,要去替全國運動大會揭幕!其他雜魚如我等,所有大連機場的飛機全都停止起降。還見到習早都離開機場了,他的專座停在跑道旁,八名荷著56式步槍(AK47)的解放軍,面朝外分八個角落筆挺挺站著。心想,中國有這麼不安全嗎?(笑) 

相關新聞

更多發言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