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取代香港 成為亞太財富管理中心 | 產經

A-
A
A+

疫情、戰爭、通膨、糧荒、旱災…..,所有壞事都在今年發生,中國今年第二季經濟成長率只有0.4%,美國更是負成長0.9%。兩大經濟列車同時降速,嚴重拖累全球今年和明年的經濟預測。IMF於26日再度調降全球今、明兩年經濟成長預測,分別下修至3.2%與2.9%,原因是通膨惡化、俄烏戰爭衝擊民眾消費能力,加上封城拖累中國經濟成長所致。

IMF不斷下修今年的經濟成長預測,從去年10月的4.9%降至今年1月的4.4%、4月再下修至3.6%,7月再降至3.2%;全球明年經濟成長率則由今年4月的3.6%,7月再下修至2.9%。

美國聯準會28日凌晨2時宣布升息3碼(0.75%),聯邦基金利率上調至2.25%至2.5%,這是今年第4次升息;聯準會主席鮑威爾暗示,9月可能再度有類似的升息幅度,並稱將在某個時候放慢升息步調。

裕禾泰投資控股執行長邱奕珩認為,美國9月最可能升息2碼,如此一來,今年共升息11碼,之後,美國升息趨勢就會趨緩。美國升息趨緩,邱奕珩認為,一是擔心歐盟已經對應升息,若美國不縮手,可能演變成美歐匯率大戰;其次,要考慮到其他國家的國際支付能力,像斯里蘭卡破產、領導人外逃,外電都怪中國借太多錢給斯國,但就沒提到美元在5個月內升息9碼,讓斯國無法支付美元外債而破產,不只斯里蘭卡,其實很多中南洲和非洲國家都已經出現無法支付外債的情況。

就連日本和韓國也會因為美元快速大幅升息而出現國際支付困難,邱奕珩指出,日本已經連續10個月貿易赤字,美元升息的壓力將傳導到日本國內;還有能源進口金額占比約46%,經濟制裁俄羅斯,已經讓日本進口的石油、天然氣價格大漲,如果日本央行還堅持目前的低利率政策,可能造成日本外匯存底大減、國際支付出現問題。

通膨、升息、經濟成長持續下滑,今年下半年和明年的個人及企業資產該如何配置?

個人資產配置,邱奕珩建議,盡可能減少支出及債務比重,減持波動性較大的金融產品,具體說,若是貸款買房再出租就要避免,因為升息後房貸支出勢必增加,而經濟預測不佳,買房、租房的意願都會下降;再如日本、泰國或歐洲部分國債都要減持,總之,資產循環周期要縮短、債務比重要減少。

「現金為王」在未來1年半更是至理名言,邱奕珩建議,增加現金流動部位,特別是增持美元現金以避險,這是因為美元升息後,全球資產會轉向美元;而且,明年開始的全球稅改,以美國為主的經濟強國將針對從事國際貿易的外國企業課稅,為了避險,將會有更多外國公司把資產移往美國,並享受美國升息的好處,因此,美元現金將更加搶手。

企業法人的資產配置,邱奕珩建議,因應不景氣最好的對策就是擁有充裕的流動資金,法人首先要活化閒置的資產,把公司持有的土地、廠房、商辦抵押換取流動資金,並轉為美元以減少匯損。

不過,大多數台商都知道,錢進中國容易,但錢出中國難;邱奕珩建議,應用以新加坡為基地的資產管理機構規畫「家族辦公室」,以合法的結構將中國境內資金轉為全球投資。

邱奕珩介紹,以英、法為主的歐洲貴族百年前就開始委託專業經理人管理家族資產,以避免家族過度集中、防止「敗家子」敗光家產;這套「家族辦公室」的資產管理模式後來被金融機構發揚光大,如瑞士信貸集團就是以私人銀行起家,剛開始,新客戶要個人資產1千萬美元以上,還要有舊客戶推薦等條件,後來,摩根大通、花旗、匯豐等也都有私人銀行業務。

家族辦公室的營運在那個國家落地很重要,邱奕珩提出幾個評估條件:一,資金調度、進出的自由度要高;二,當地稅法不課徵外國企業的海外營業所得;三,資產安全性,也就是外國企業的稅務不受當地國管轄。

香港和日本原本是亞太兩個最受歡迎的財富管理中心,但自從香港實施《國安法》後,從中國移入香港的資產安全性就被質疑;日本則是國內稅率偏高,而且入出境申請有門檻。

相形之下,新加坡在財富管理上,卻擁有香港和日本所缺乏的優勢;邱奕珩指出,新加坡不但資金進出自由,人員進出更是比日本方便;其次,新加坡不課外國企業的海外營業所得;第三,不是新加坡國民,就不受新加坡稅法管轄,因此,外國公司不必揭露營運架構、持有人持股比重、收益結構等資訊。

邱奕珩指出,藉由稅務優惠吸引外國企業到新加坡設立營運總部,已經成為新加坡的國策,因此,到新加坡設立家族辦公室,進行家族資產調度,是個人或法人目前最佳的選擇。

相關新聞

更多發言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