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觀點|別人恐懼我貪婪:一百年前經濟大蕭條的條件已經備齊了嗎?(鄭貴尹)|國際

A-
A
A+

繁榮、泡沫、崩潰、衰退、蕭條,這就如同人類的生命週期一樣,有誕生才有死亡,有青春才有衰老。要了解一個人,就必須從這個人完整的成長週期去了解。經濟也是如此,不能片面看待繁榮,而是需要去理解一個完整的經濟週期。

我們不能想當然的以為經濟會永遠的成長,實際上,由於美國今年度加速的通貨緊縮,致使世界正處在一場大蕭條的邊緣中。然而,不管什麼事,只要時間一久,很多人就會習以為常,像我國基本這幾十年來總體經濟一直都保持穩定的成長,尤其是2020年至今,所以國人也對這種成長表示理所當然,事實上從「全世界」的範圍來看,這並不是一種常態;西方國家以G7為代表,這幾十年來GDP以「低成長」為主,每隔十幾年還得面對一次次不同面向的金融危機(1973年石油危機、1987年美國股災、1997年金融風暴、2008年次貸危機、2020年新冠疫情、2022年烏俄衝突),更不用說像日本這樣的「世界第三大」經濟體,從30多年前到現在,基本上GDP幾乎沒什麼成長。還有更慘的兩種發生在「開發中國家」情況:
1、一種是剛累積起一點家底,就來一波金融海嘯將韭菜給收割乾淨了(例:泰國、馬來西亞、立陶宛、阿根廷、南非、菲律賓…等)。
2、一種是原物料出口導向型國家,屬於「經濟年線隨緣」起伏,隨著國際情勢「佛系」隨波逐流(例:印尼煤礦、中東石油、中亞紡織原料、東南亞勞動人口輸出…等)。
臺灣從開發中國家到已開發國家,經濟能持續幾十年保持強勁成長,其實在經濟史上非常罕見;很多國家連保持穩定都很難了,更不用說穩定成長;然而,一場鋪天蓋地的全球金融危機卻已經明目張膽的從四面八方如同海嘯般湧來,國人不得不防。

這一次美國「史無前例」的通貨緊縮,很可能會把全世界帶向一場大蕭條,人類社會的很多事件都有週期性,尤其是「資本主義」的經濟危機特別有感,對應到危機跟時間週期的大小也有關係;近100年前的1929年,美國就曾經發生了一場波及全球的經濟大蕭條,如今美國今年的這一番操作,學過經濟的人頓時都會感到高度的似曾相識,當年的大蕭條之前也先同樣經歷當前的三個階段:
1、監管極度自由(股票市值翻倍)
2、貨幣大寬鬆政策(美國、日本大量印鈔)
3、升息導致美股崩盤(1929年美國利率從 1.5% 升到 5%)

以上三點看現在的美國,各方面條件都差不多要湊齊了,就看何時觸發美股崩盤這個世紀大懸念。

美國已經在放風,今年5月聯準會的升息,不僅要一次加滿0.5%,預估中性利率約為2.4%,並且聯準會(Fed)開始每月縮表(Shrink Balance Sheet)950億美元,遠大於2017年到2019年間的每月500億美元,這樣的「升息+縮表」動作是為了從市場收回流動性資金,這個投資人都知道,就是Fed把自己手裡的各種債券(尤其是美國債)在全球市場上拋售,然後換回美元現金,這樣它的資產負債表就縮減了,市場的流動性也減少了,這個操作一點也不複雜,與股票市場上現金增資或減資的操作類似,但是它這個操作的時機,著實令人捏一把冷汗,因為美國今年3月升息一碼(0.25%),而「5月份」的第二次升息,就直接要上升0.50%,還額外加上縮表,試想看看,如果市場上的「錢」不夠了,美股就必然會被拋售,這事美國當然懂,因此它一套又一套的組合拳,勢必要讓全世界美元回流美國的幅度超過Fed回收的速度,那就會如美國所願,免得把自己的經濟給拖垮了,單就這一點來看,今年全世界恐怕都難以停下來,因為美國必須搞一次史無前例的「驅趕美元大回流」,才能跟Fed這種史無前例的「大緊縮」搭配上。

3月份美國升息前的一個月發生了烏俄戰爭,此時最無辜的就是歐洲,這算不算在美國的計畫之中呢?如果算的話,那麼接下來的5月份,美國要把緊縮的力度翻2倍,這必須得搞多大的事,才能配得上這麼大規模的緊縮?答案是戰爭。而且美國的計劃是5、6、7三個月,要連著分別各升息兩碼,等於三個月內升息1.5%,再加上3月升息的一碼,今年光是上半年的加總升息規模高達到1.75%,那下半年呢?這是由美國做莊,全世界194國被迫上賭桌搏一把的嚴峻考驗。

市場上現在最大的疑問是,美國到底是出於什麼原因而必須這麼緊急的「升息+縮表」?這次的大緊縮無論成功或失敗都不會是什麼好事,因為如果成功了,它將有可能會發動「新冷戰」,把全世界再一次捲入對抗的深淵;如果失敗了,惡性通膨+嚴重的內部矛盾+強大的國際金融破壞力,對世界也必然是一場災難。

相關新聞

更多發言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