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觀點 | 戈巴契夫曾警告老布希不要挑撥烏克蘭的分離運動 | 國際

A-
A
A+

入侵烏克蘭的俄羅斯成為全球眼中的「侵略者」,但帶頭制裁的美國就是「好人」?推動俄羅斯民主化、終結冷戰的前蘇聯領導人戈巴契夫在最近出版的新書《戈巴契夫冷戰回憶錄》中披露,他曾警告時任美國總統老布希,不要挑撥烏克蘭的分離運動,否則將破壞美蘇關係;老布希還回答說:「我了解您的意思了,總統先生。」

1989年12月3日,戈巴契夫和老布希在馬爾他會晤,共同宣布結束冷戰;當時,戈巴契夫就向老布希表示,他同意賦予各個加盟共和國更多實權,但分裂主義卻是錯誤的道路,可能導致最嚴重的結果。

戈巴契夫指出,和蘇聯其他加盟共和國不同,俄羅斯族是烏克蘭的「多數民族」,人數約1500萬,一旦出現任何分裂主義的跡象,就會是一場風暴;譬如,在過去是俄羅斯一部分的克里米亞,當時已劃歸烏克蘭,當烏克蘭出現早期分裂主義徵兆時,俄羅斯人就開始連署,希望克里米亞能回歸俄羅斯。

戈巴契夫告訴老布希,俄羅斯的歷史與國家有多複雜,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如織線般交錯纏繞;民主是唯一的解決辦法,要深思熟慮並排除任何外部干預,後者(排除外部干預)又特別重要;蘇聯國民對外部干預的反應非常激烈,若您(老布希)想破壞蘇聯與美國的關係,那就來干預,鼓吹分裂主義吧。

戈巴契夫告訴老布希,蘇聯也要需要美國總統在那個特別微妙的環境中三思而後行。老布希當時表示,「我了解您的意思了,總統先生。」

然後就是大家都知道的,在蘇聯解體後,美國在烏克蘭全力扶植親美勢力,對抗俄羅斯。

戈巴契夫一直被視為俄羅斯的「親美派」,但是他在新書中卻提到,俄羅斯總統普丁的擴軍行動是受到美國的刺激;他指出,冷戰結束後,美國仍然扮演著軍備競賽的「引擎」毫不停歇,美國國防預算(在川普時代)竟然增加了八百億美元;美國耗費在軍事需求的支出幾乎等同世界其他地區的總和。

戈巴契夫批評川普政府發布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和《核態勢審查報告》,將美國的外交政策導向「在全球各地進行政治、經濟和軍事對抗」;美國的任務變成研發新型核武器,以實現「更靈活的使用」,亦即進一步降低核武器的「使用門檻」。

戈巴契夫指出,正是在川普外交政策轉向對抗後,普丁才會在議會發表國情咨文時宣布,俄羅斯已開發多款新型核武器,包括世界上沒有的武器。

相關新聞

更多發言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