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觀點 | 防疫不能賣門票 只能力拚史上「最省奧運」 | 兩岸

A-
A
A+

北京冬奧2月4日開幕,但基於防疫管制,北京街上將看不到任何一個選手。由於冬季疫情爆發,北京政府現在最重要的工作是防疫,而非冬奧。

根據全封閉管制要求,外國選手在北京機場的特定區域入境,然後坐上巴士直接住進選手村;除了開幕式會有事前安排的觀眾,此後幾乎所有比賽都不會有觀眾;只有少數選手或工作人員有機會參觀北京指定景點,但現場一定不會有北京市民(清場)。

即使當地並沒有確診案例,家住北京石景山的台灣人石詠琦23、24日兩天還是被要求去做了兩次核酸檢驗;至於其他出現確診的區域,檢驗更是免不了。

冬奧前加強檢疫 北京石景山開始全面核酸檢測。(石詠琦提供)

1月21日開始,北京啟用42條冬奧專用道,禁止一般車輛駛入,否則罰款200元人民幣;實施首日,只有北京機場周邊道路堵車,其他市區道路則未見堵車。

喜歡逛博物館的石詠琦發現首都博物館21、22日兩天閉館,以安排外國代表參觀;可以想見,之後,要接待冬奧外賓的北京景點,一定會先清場,不讓市民接近。

由於不賣門票,北京這次辦冬奧時就公開宣布,能省就省,公布的預算只有39.5億美元;相對於史上最貴的東京奧運(預算154億美元),北京冬奧將是史上最省的奧運。

既然省字訣當道,這次北京冬奧的39個比賽場館中,有10個是原有有場館改造;所使用的設備,也採取「能借不租,能租不買」原則;2008年北京奧運啟用的國家游泳中心「水立方」,被改造成「冰立方」,透過「水冰轉換」可拆卸結構,成為當今世界上唯一水上項目和冰上項目可交互使用的「雙奧場館」。

北京奧運前一年,就到北京長住至今的石詠琦見識到「奧運讓北京富而有禮的變化」;她指出,奧運前的每個月的11日,就是排隊宣導日,每到這一天的上下班時間,北京市政府就會動員「大娘隊」(街道委成員)到各個公車站牌、地鐵月台,見到乘客就大喊「排隊」,稍有不順從的乘客就會被當場痛斥。

2008年北京奧運.(石詠琦提供)

還有,奧運以前在北京,上廁所不關門是最讓境外人士感到不可思議的,為了準備奧運,北京投入巨資,修建新式公廁,並在每個公廁配置管理人員,除了負責打掃,也監督大家上廁所要關門。

因此,經過奧運的洗禮,北京不管在硬體建設上,還是精神文明上,都躍升為國際級城市。

這次冬奧在防疫的限制下,對於北京的城市發展將很難再發揮像奧運那樣大的影響,主要還是國際宣傳。

相關新聞

更多發言

熱門